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马尔万·阿布德:我们必须拯救贝鲁特

订户

字体大小:

千年来,黎巴嫩一直是不同文化和民族的交融之处,也是区域力量斗争的牺牲品,这些斗争阻碍了持久和平的实现。即使经过漫长的内战(1975年至1990年),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仍然保持开放的文化。作为自由媒体、创造性文学论坛和著名学术机构的堡垒,黎巴嫩堪称中东珍珠。

但是,历史的伤口愈合不易。尽管实施了新宪法,并实现了战后国家重建,黎巴嫩的政治制度仍充满腐败,导致国家孱弱,经济瘫痪。随着国家从一个危机走向另一个危机,领导人束手无策,这助长了广泛的不满。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