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伟彬:特朗普主义的幽灵和失落的秩序

订户

字体大小:

历经多日的曲折后,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终于尘埃落定,民主党的拜登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尽管如此,特朗普在四年间对美国和国际社会所造成的影响,恐怕很难很快消散,甚至在多年后仍然会存在。这与其崛起的背景有关,并不会随着特朗普的下台而结束。

首先,特朗普的崛起,事实上与美国主导的单极化全球秩序的衰落有关。冷战结束后,美国所主导的单极秩序在历经德国、日本等国的崛起挑战后,终于在中国崛起的大势之下,呈现衰落的趋势。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