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若晖、何永轩、陈嘉綝:保留现代主义建筑以拯救地球

订户

字体大小:

许多文化遗产爱好者向来都从保护文化遗产的角度,探讨我国现代主义建筑的去留问题。他们认为,这批建于1950年代至1970年代的标志性现代主义建筑,是我国的文化资本,展现出新加坡建国初期的城市规划师、发展商、建筑商和建筑师的远见卓识和建筑造诣,因此值得保留。

让垂垂老矣的现代主义建筑得以延年益寿,可以让我们纪念建筑师、营建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让国人缅怀过去。这些因素固然都十分重要,但是保留我国的现代主义建筑,比如市区重建局最近提议保留的黄金坊、珍珠坊和永安人寿大厦,并不纯粹是为了满足我们的历史情怀,充当我国的文化资本。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