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国族构建与多元文化之间的张力

订户

字体大小:

佛教学者大体都知道,从东汉末年佛教传入中土之际开始,中亚的粟特人就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相传粟特男孩出生时,嘴上要抹蜂蜜,以期未来能口舌讨巧以利贩卖。

这一中古时期控制了丝路要冲商业贸易的古老民族,常操持多种语言,信仰多重宗教,四海为家,在中东、南亚与东亚诸文明间起到了重要的文化沟通作用,也积累了巨大的商业财富与璀璨多姿的文化传统。他们把佛教、景教、祆教、摩尼教等多种宗教文化带到了中原,却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之中,始终只能臣服于其他文明,而未能形成自己的统一帝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