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楚琳:重逢

订户

字体大小:

画作才是展览的主角。其实观众无须依赖那墙上简约的解说,应该用眼睛用头脑不断地反问自己:看到什么?想到什么?感觉到什么?

1985年8月在博物院开始上班,人人忙得不可开交,说是忙着办年底的大展。我的上司有二:一是美术部主任康妮薛(Connie / Constance Sheares,薛尔斯总统之长女,科陶德艺术学院Courtauld学士,新大艺术史硕士);二是文物部主任Mrs Eng(伍太,李光前幼女李淑志,美国史密斯女校Smith College毕业,纽约大学艺术教育系硕士)。美术部助理主任苏西郭(Susie Koay,槟城人,英国威尔斯省某家寄宿女校毕业,加拿大艺术史系毕业)是我隔座同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