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聂肖蕾:认罪、流亡与香港民运的未来

订户
国安法在香港实施以来,造成了社会的动荡与不安。(彭博社)

字体大小:

国安法在香港实施不久后,香港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峰选择流亡。作为一种抗议的方式,前后还有相当一部分香港议员选择流亡,再加上之前因参与2016年春节期间旺角鱼蛋革命而流亡的一些运动领袖,似乎可以在欧洲组织一个流亡政府了。

与之不同,黄之锋等学运领袖选择了认罪。这种选择不得不说或许受了南非民权运动领袖曼德拉的影响,但和流亡一样也是一种抗议的方式。在这些年轻人眼中,所谓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意义,或许是像最初甘地所说,是为了表现英国人单凭暴力不能控制印度。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