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沈联涛,肖耿:中美关系新篇章?

订户

字体大小:

特朗普已离开白宫,但特朗普主义没有离开美国政治。在拜登担任美国总统之后,世界希望美国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时,摒弃特朗普式的破坏性对抗方式,走上务实的大国交往道路。问题是这一至关重要的双边关系,将有助于加强还是破坏全球秩序。

特朗普和冠状病毒疫情的双重冲击,为国家福祉和相互联系的全球秩序,带来了痛苦但必要的考验。特朗普将全球化视为阻碍美国实现其抱负的障碍,冠病大流行却证明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关联的全球社会中。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