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叶鹏飞:后真相时代的过年杂想

订户
(图/Pexels)

字体大小:

当故事的力量足以创造新现实,而这种创造力又取决于说书人的权力时,脱离真实的抽象性,是否已为极权开门揖盗?

各种防疫限制,打乱了辛丑牛年的节奏,往年去长辈家拜年的传统大团聚,因为超出了新规定的人数限制而取消。除夕前几天路过银行提款机前的人龙,还心怀侥幸地去排了一下,结果发现有不少和自己一样摆乌龙的人——提取新钞的提款机早已完成任务,轮到自己时唯有去常设的提款机意思意思提取了100元,而且都还不是红彤彤能用来包红包的10元纸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