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任君:动物维权不能没有底线

订户
野猪的问题严重,这些年来在住宅区、巴士车站、学校门口和公园连道咬伤人的事故已接连发生了好多起,有些受害者还伤得不轻。(档案照片)
野猪的问题严重,这些年来在住宅区、巴士车站、学校门口和公园连道咬伤人的事故已接连发生了好多起,有些受害者还伤得不轻。(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野猪也好,野鸡也好,不断繁殖,终有失控的一天,扰乱生态;而新加坡也确实没有太多“野外”可以安置它们。野猪的问题尤其严重,这些年来在住宅区、巴士车站、学校门口和公园连道咬伤人的事故已接连发生了好多起,有些受害者还伤得不轻。

拙作《桃花源何处寻》刊登后收到了一些反馈,一些读者认为本地其实不缺自然生态,反而是“自然过度”了,以致野猪、水獭、野鸡、猴子都“很自然地”大剌剌入侵人类的生活环境,带来了不少干扰——野猪夜闯组屋咬伤妇女,水獭跑到私人池塘吃光金鱼,野鸡清晨啼叫扰人清梦,猴子进入民宅偷取食物。他们问道,《桃》文既然主张“在发展和保育之间维持平衡”“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这些问题应如何解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