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泽玮:有一种惊奇叫马哈迪

订户
马来西亚96岁高龄政治人物马哈迪。(路透社)
马来西亚96岁高龄政治人物马哈迪。(路透社)

字体大小:

他的发言等同于为新加坡的国防开支、水资源政策等背书,是提醒新加坡人须居安思危、保持竞争力等官方老掉牙思想宣传的最佳宣导员。

又来了。

北方邻国96岁高龄政治人物马哈迪上周日在一个叫“我是马来人:开始求存”的活动上语出惊人。

他说,“新加坡原属柔佛州。柔佛应该声索新加坡,让新加坡回归柔佛及马来西亚。”“我们努力(与印度尼西亚)争索并取得西巴丹岛和利吉丹岛的主权,如今也应该声索新加坡及廖内群岛回归马来西亚。”

他还说,这些地方其实属于“马来人土地”。

马哈迪没有官职,他的言论不代表官方立场,其实不必理会。新加坡官方没正式回应,惟国会议长陈川仁在面簿上转发媒体报道及在留言区发文,网民在社媒平台的讨论倒是炸开了锅。

印尼可能因后年将举行大选,反应较大。总统府幕僚办公室先发声,外交部发言人接着发声明指马哈迪的言论无法律依据,强调廖内群岛省一直是印尼领土,还批评马哈迪:“在世界面临许多挑战的当下,资深政治人物不该发表可能影响两国友谊且毫无根据的言论。”

言下之意,世界够乱了,勿添乱。

马哈迪隔天发文告,否认要求声索新加坡及印尼廖内群岛,称讲话被断章取义。他还说,“失去白礁没什么大不了的”,国际法庭判决白礁主权归新加坡,是因“柔佛州政府否认那块岩礁属于柔佛,这是错误的”,又称如果柔州政府当时没有否认,根本不会有后来的争议。

老马这煎饼翻得顺,跟柔佛苏丹伊布拉欣扛上,借主权声索问题指桑骂槐,反击苏丹较早前不点名批评他在2018年放弃对白礁主权的司法检讨。

马哈迪跟柔佛王室向来不和睦,双方隔空打嘴炮不是新鲜事,但把涉邻国的领土主权问题也扯进去,与“资深政治人物”该有的睿智稳重相去甚远。老马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把新加坡当选举提款机是常态,这次把印尼扯进去直接踢到铁板。

俄乌战争在2月底爆发后,新加坡表明反对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也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这个鲜明立场引发国内部分舆论批评为“选边站”,殊不知这些话也是要讲给言行奇葩的人听的。

马哈迪看似处处找麻烦,但不失为新加坡政府的好伙伴。他的发言等同于为新加坡的国防开支、水资源政策等背书,是提醒新加坡人须居安思危、保持竞争力等官方老掉牙思想宣传的最佳宣导员。

新马分家恩怨多,成了上一代领导人感情纠葛的包袱。两国的竞合关系多少源于马哈迪和李光耀执政时期不同的治国理念,即马哈迪所代表的马来民族主义和李光耀所代表的多元主义与精英主义。两种不同的执政思维,也体现在两国发展的差距。

人才外流在马国是个老生常谈的课题。《马来邮报》网站去年报道称,有170万马国人受雇于海外,其中以新加坡居首,占54%。马国人离乡背井主要看中在新加坡可赚取高几倍的薪水。新元兑马币汇率在独立50多年的跨度中,已从1比1升至1比3,反映两国经济发展此消彼长。

反观马国在马哈迪执政时期着力推行的新经济政策,给马来人送上了拐杖,至今不只收不回,还在政策的保护下衍生众多利益集团。

面子问题或让上一代领导人产生嫌隙,但幸好至今没引发重大冲突,两国都在极力促成双赢局面。

疫情当下更凸显新马唇齿相依的关系。边界关闭阻断两地人员往来,马国人无法到狮城工作探亲,新加坡人过不去探亲逛街。边界重开后,陆路关卡上周末每天就有27万余人次通关。马国活鸡禁出口,我们的“国菜”告急,但马国专家也一度警告,马国作茧自缚可能因此失去新加坡出口市场。

快成百岁人瑞的马哈迪此生已创造不少惊奇。他年初一度传出情况“危急”,身体康复后自称“活着是奇迹”。他首次拜相执政22年,是马国任期最长的首相,也是马国卸任首相加入反对阵营第一人。2018年,他带领希盟打败国阵,以93岁高龄成为全球年纪最大的民选政府领导人。

当然,马哈迪的言论也经常惊奇连连。老人喜欢往回看,但新马关系要向前走。

(作者是《联合早报》中国新闻组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