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和清:疫情三年凸显中国政治社会痼疾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中国放宽疫情管制措施后,疫情迅速蔓延至全国各地,病例也暴增。图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星期三人满为患。(法新社)
中国放宽疫情管制措施后,疫情迅速蔓延至全国各地,病例也暴增。图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星期三人满为患。(法新社)

字体大小:

2022年12月7日,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印发通知,标志着中国事实上放弃“动态清零”政策,开始寻求与病毒共存。一切来得令人猝不及防、毫无征兆。所有的封控措施被取消,所有的流动限制被消除,一切恍如隔世,身处其中的中国人不免感到有些荒唐。数月的封城使我们胆战心惊,而现在大家惊奇地发现,我们可以自由行动不再受限,唯独要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

不论是严厉封控,还是彻底躺平,在这段时期里,我们都见证了无数乱象。封控时期的大逃亡、天价蔬菜与硬性管控,放开后的抗原难求、退烧药短缺与医疗挤兑,变的是政策与专家说辞,不变的是中国政治与社会中的沉疴痼疾。

疫情三年,凸显决策过程之封闭。从清零到放开,所有决定由小屋子里的讨论做出,所谓民主决策、科学决策成了笑话,所谓公众参与也成了笑话。疫情三年,没有人倾听民众声音,决策层依循自己的思路做出决定,民众的一切呼声被忽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