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良平:意识形态与国运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意识形态的组织功能和党的外在目标有可能是完全脱节的。在从严治党上很有效的意识形态,可能在方针政策上全盘错误,救了党却亡了国。

意识形态是人类认知客观世界的聚光灯,但它只能聚焦于极小一部分——那些被认为重要的事务。被照亮的不一定是真正重要的,但一定是人们将主要精力、资源和时间都投入进去的部分。意识形态的状况决定一个国家活动的主要内容,这些活动决定了该国的国运。

美国政治的灯总是聚焦于一些务虚的议题上:同性婚姻、堕胎权利、枪支控制、政治人物的婚外情、国外邪恶政权等,在上面消耗了大量精力、资源和时间,并建构了一张不断加长的政治正确的用词清单。结果是社会撕裂,政治极端化,大批国计民生的大事得不到应有注意,如基础设施建设、国家债务、贫困和无家可归、精神病流行、政治制度改革、种族关系、教育质量、生活成本、污染、经济结构升级等等。美国的相对衰落,更多出于内耗过大而不是国力不足,一旦解决了内耗问题,美国国力再次强劲增长的基础是雄厚的。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