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国:基辛格情结的“美国梦”与“中国瓶子”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1976年8月10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摄于法国。(法新社)
1976年8月10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摄于法国。(法新社)

字体大小:

以基辛格的高寿离世,可以算是功德圆满,在中国还可谓喜丧。基辛格刚一去世,《纽约时报》立即发表言辞尖利的评论加以批判。就笔者所知,其他国家的知识人对基辛格也基本持负面评价,认为他冷血、逐利、机会主义、没有道义。

中国官方对基辛格持完全正面评价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基辛格在推动中美两国接触并最终实现关系正常化方面,的确是起到相当积极而且富于智慧的作用,尽管这样的作用也是在总统尼克逊扭转全局的战略决策之下执行和发挥的。

但令笔者有些诧异的是,长期在美国生活和工作,大概率是早已入美国国籍的华裔社会科学学者,也热情加入到歌颂基辛格的“乐队花车”中,所做出的评价基本上局限于“基辛格的贡献在于改善中美关系,所以基辛格值得纪念”这个极其简单的逻辑。假如这个逻辑出自中国国内一般网络读者和时事关注者,当然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中国官方已经无数次热情接待和高度评价基辛格,赞扬和纪念也早已成为陈腔滥调。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