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宗德:怎样才算幸福婚姻?

情人节当天,《联合早报》特辟了几大版,刊登众多情侣、夫妻的照片与誓言。深深的情,浓浓的爱,温馨感人。

情窦初开,结识心仪朋友之际,一切甜甜蜜蜜。从热恋到走上红地毯,过程或快或慢,称心如意或好事多磨。建立家庭后,人生开启新篇章,如何维系夫妻间的感情,则是时时刻刻必须关注的课题。

一位教育界的朋友曾对我说,感情如酒,越久越香醇。果然,他们夫妻结合多年,在生活上相扶持、共进退,恩爱无比。

在中国古代文人中,大诗人杜甫感情真挚,爱国爱家。安史之乱时,他受困长安,怀念起寄居鄜州羌村的家人,特别是患难与共的妻子,深情款款地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月夜》。“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盼望战乱早日平息,再与妻子双息双栖,正是诗人内心的真实写照。

自古以来,缠绵悱恻的感情能否经久不变,依赖的是稳固的基础与坚强的信念。朝夕相伴是理想,短暂分离能增添思念,但长时间天南地北,可就得面临严峻的考验了。对于这个问题,宋代大词家秦观在《鹊桥仙》里这么说: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尝试译成白话:彩云大显身手,飞星传送离愁。在那遥远的银河上,织女会见了牛郎。秋夜相会,虽是一年一度,却胜过人间无数。爱情像水般柔,佳期如梦般短。鹊桥之上,他们依依不舍,流连忘返。两情倘若坚贞不渝,何须天天相见,夜夜相伴。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显示了积极豁达的爱情观,感染了许许多多知识分子,并以此作为感情的座右铭。

不过,有些人只是内心赞赏,行动却不苟同。一位旧日同窗文才出众,中年时暂别妻室,到外国深造,遇见了第三者,一时惊为天人,不久就签下离婚协议。还有一位知名学者,千里迢迢来本地授课,见异思迁,大搞婚外情,最终也是以离异收场。

今天,国人重视创业,竞相走出国门,这类事例相信会日益普遍。此外,夫妻因其他原因反目决裂者,更是时有所闻,屡见不鲜。

话说回来。情人节那天,一位乐龄学生在即时通信WhatsApp传来一张图片和一首诗。图中一对衣着朴素的年老夫妻,坐在家门口亲切交谈。那首诗则是这样写的:

牵手走一生,过得很单纯。淡定平安曲,白首共晨昏。

不知诗的作者何人,但文字朴实,描绘了一种平凡但美满的晚年生活。年轻时山盟海誓,年老时无怨无悔,如此婚姻,才算真正幸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婚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