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低生育率引发系列社会问题

沈裕尼

教育部4月20日宣布,我国生育率过去20年持续下降,学校新生人数逐年减少,2019年将合并28所学校。这一轮学校合并首次影响初级学院,有八所初院将合并为四所,另有14所小学合并为七所,六所中学合并成三所。

这是过去10年来最大规模的学校合并行动,消息传来无不叫人感到吃惊和惋惜,受学校合并影响的学生、家长和校友,心情更是五味杂陈。对于没有天然资源也没有腹地的小岛国来说,任何资源都是宝贵的。向来务实的政府为了重新配置资源而整合学校,人们虽感无奈,但也只能接受。

笔者认为,这轮学校合并所带出的低生育率问题,是政府与国人须特别关注的社会课题。多年来,政府为了鼓励人们多生育,成立了国家人口及人才署,推行了不少鼓励生育的奖励计划,如婴孩花红配套、更长的产假、父亲陪产假、更多天数的育儿事假、为新生儿开设公积金保健储蓄户头、协助已婚夫妇更快申请到组屋、加速在有更多年轻家庭的新组屋区开设托婴托儿中心等。然而,这些措施成效有限。

归根结底,现代人工作压力特别大。新加坡是高度城市化的国家,生活水平高,抚育孩子不只开销大,教育孩子更是精力与体力的双消耗,让年轻夫妇感到力不从心。一些夫妇更担心两头不到岸,工作事业受影响,孩子的教育焦头烂额,造成双输的局面。

此外,越来越多适婚男女不婚、高离婚率等,也是间接导致低生育率的因素。

生育率下降,已使得新加坡迈入人口老化阶段。人口老龄化促使医药成本不断增加,应对此问题的公共财政支出越来越高,劳动队伍则持续萎缩,目前只能靠每年适量引进年轻移民来填补职位空缺和缓解人口老化的速度。然而,引进新移民和外籍员工,社会须经历文化和价值观的磨合过程。

我不禁要问,低生育率趋势是否再也无法逆转?适婚男女不婚的人数、离婚率是否会继续创新高?因离婚而产生的单亲家庭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有多严重和多复杂?根据新加坡援人协会的最新数据报告,19岁到24岁的青少年以及65岁以上老人是自杀率最高的两个群体。对于这些社会问题,我们的政府和社会学家可有什么解决方案?

对比几个邻近的国家,新加坡不管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都取得良好的发展。超过80%的人口拥有自己的房子,失业人口常年低于2%,新加坡人可说得上是安居乐业。然而,安居乐业背后的新加坡是否已经成为一个不宜结婚生子的地方?

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国与国之间、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为了生存,雇主和雇员时刻紧绷神经,一刻也不敢放松。智能科技的神速发展,已完全颠覆一些生活习惯和社会常规,多种职业将在一二十年后完全被机器人或科技所取代。面对未知的未来,其不可测让人惶恐,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现在许多人患上各种名堂的精神疾病,相信都是压力过大所致。

如何找回生活的初心与信心?如何不再视养儿育女为苦差事,不再畏惧踏上婚姻的道路,不再视离婚为解决婚姻生活的唯一选择?这是我们大家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