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学生有机会接触文言文

在南洋书法展中,展出的书法作品。(档案照)

字体大小:

杨时平

9月26日,王振春先生在《联合早报·交流站》发表的文章《怀念浅白的文言文》中说,“今天的学校早已淘汰文言文”。站长的话也提到,“我国学校对文言文的教导与学习在1980年代停止”。但他们说的其实只限于那些在中学只修读华文的学生,或在高中选择副修华文的学生。那些修读华文并选修中华文学的中学生,以及在高中时选择主修华文(包含华文和中华文学)的学生,还是有很多机会学习文言文的。

我1997年毕业于海星中学,我们当时用的中华文学课本有其中一本是《文言散文选》,由王永炳和陈益清合编,里头有10多篇文言文,其中包括了好多位著名作家的作品,例如韩愈的《千里马》、柳宗元的《黔之驴》、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王安石的《伤仲永》等。

老师虽然嘱咐我们尽量背诵这些古文中的一些名句,但在一般考试的填充题中,我们只须填写名句中的其中几个关键词,例如《论语》的《学而时习之章》有这么一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只须填写名句中的其中几个字。现在选修中华文学的学生应该还有类似的课本和考题。

我在中学用的这本《文言散文选》不但有文言文,也有每篇文言文的白话文翻译和具体的分析。在考试的翻译题中,我们也无须太刻意去背诵古文,只要平时多读多记,就能把一句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我们只要平时认真学习,考试前再复习,考试时就大概知道古文的意思,能顺利地把文言文句子翻译成白话文。

到了裕廊高级中学时,我选择主修华文,接触到更多的文言文,其中包括周敦颐的《爱莲说》、列子的《愚公移山》、彭端淑的《为学》等。

我在高中和中学所获得的这些宝贵文言文资料非常管用,到了新跃大学修读汉语言与文学课程时,有好几个大学同学跟我借这些资料来复印。选修中华文学和主修华文的学生,肯定有很多机会接触许多优美的古文句子,如《爱莲说》的“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等。

我之前在《交流站》发表一篇文章,建议把中华文学推广到全国中学,如果更多学生有机会在中学修读中华文学,在高中主修华文,这不只可以培养他们对中华文学和华文的兴趣,也能让他们有更多机会接触文言文,探索这些优美古文的奥秘,更让他们终身爱上华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