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低生育率是市场经济后遗症

订户

字体大小: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8月29日在《联合早报·言论》发表《资本主义与生育危机》一文,引来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温思敏讲座教授黄有光为文《生育危机不能怪资本主义》和《再谈生育危机不能怪资本主义》,予以反驳。

黄教授在11月2日见报的《再谈生育危机不能责怪资本主义》一文中纠结于“责怪”这两个字,他主观认为《资本主义与生育危机》存在责怪的涵义,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客观的评论交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