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学生护理中心对学生不公

订户

字体大小:

我的侄子今年念小学三年级,性格内向,4岁时失去母亲后,由我和老公帮忙看管。由于体型比一般同龄孩子高大,我们一直教导他不可以打人。

由于我们都要上班,所以侄子放学后留在学校里的学生护理中心,老公下班后接他回家。

今年4月的一个傍晚,老公从护理中心接他回家时,看见他在哭,一边脸红了一大片,老师和几个学生也在场。学生说一个男生的羽毛球拍不小心打到他的脸,令他很不高兴。他追逐那个男生,追不到就哭了起来。老师承诺会调查这件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