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爱珠:保险代理服务有待改善

看了《联合早报·交流站》12月12日刊登张雅莲女士的投函《保险公司不合理断保》,我也有类似的经历。

事缘今年5月我丈夫突然过世,他生前没留下遗嘱,但我还是把他的身后事一一办妥了,只剩下一份大东方人寿的保单,保险公司说必须找律师方能改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