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对健康不负责任 谁该买单?

上周在一个户外人行道的垃圾桶边,看到震撼的一幕:三名肥胖的中年和年轻女子围着一个坐轮椅的超胖年轻男子(看似有200公斤),四人都在抽烟。男子小树干粗的左脚还裹着纱布,双脚已经发黑,明显血液循环不良。三名女子的体重看起来介于90公斤至100公斤。

我在想,他们买烟缴交的烟草税,是否足以抵消目前和以后政府给予他们的医药费补贴?对自己健康不负责任的国人,谁应该为他们的医药费买单?

医疗科技的进步,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疑难杂症都能够治愈或受到控制,所有医疗科技的进步都在延缓死亡。要死,变得越来越难,要活,变得越来越贵。

我们是否应该向抽烟、喝酒、暴饮暴食的人征收保健税,以维持日益增长的保健开支?我们是否也应该考虑向超重的成年人征收超重税?超重越多,交的税越多。

我支持烟酒应该更加昂贵,政府也应该对高脂肪、高胆固醇和高糖分的加工食品征税。政府必须透明处理这些税收,把它们放进一个医药基金,用于投资药剂公司、医疗器材公司等,以及生物医药科技相关的企业,让这些公司的收益回流资助医药开销,以应付日益增长的公共医疗开支。这样的精准征税,是不是会更加公平?这样的税收制度,也会鼓励人们更努力为自己的健康负责。

要让国人为自己的健康负更大的责任,还有另一个途径,就是减少超重者及抽烟喝酒暴饮暴食者的医药补贴,提高他们负担自己医药费的比率。

同样地,健康食品如蔬菜、沙拉菜、五谷杂粮、水果等应该更加便宜,或是在购买时得到折扣。然而,目前的情况是健康食品比较昂贵,仿佛在惩罚致力于保持健康的人。在这方面,本地有一家保险公司有先见之明,为购买健康食品的保户提供回扣,鼓励保户维持自己的健康。

如同购买汽车保险时的无索偿回扣一样,保险公司应该为没有索偿并保持良好健康记录的保户提供回扣。政府也可考虑为没有动用保健储蓄户头的公积金存户提供奖励花红,鼓励维持身体健康的正面行为。

英国国家医疗体系(NHS)在2016/17财年的超支达到37亿英镑(约67亿新元)。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医疗体系也面对入不敷出的局面,以新加坡人口计算,那将是每年多6亿新元的支出。到时谁来出这笔钱?

美国因为采用私人医药保险制,没有超支,但私人保险制不但不能解决问题,甚至会加剧医药费无限制上涨,而人民健康却没有得到保障的怪现象。美国是全世界个人医药支出最贵的国家(人均9800美元左右),但人均寿命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4个成员国当中只排第27位,或倒数第八;而糖尿病的病发率则是第二高,医药支出只比低许多的土耳其和墨西哥好一些。彭博社2017年8月的报道也指出,美国医药开支昂贵的最大原因是药剂开销,也就是说,制药商和保险公司联手“骗”了病患的钱,赚得盆满钵满;人们大量食用高脂高糖分加工食品的现象也难辞其咎。

如果医药费真的是政府最大的担忧,就应该更精准地对症下药。综上所述,我提出以下建议:

一、增加烟酒、高脂肪高胆固醇加工食品的税务;

二、向超重者征收超重税;

三、减少超重者的医药补贴;

四、让健康食品价格更加便宜(而不是更贵),或提供回扣;

五、保险公司、公积金局可为保健年险无索偿者提供回扣或奖励。

依目前的大数据科技管理技术,这些都能轻易办到。保持身体健康,自己有责任。不健康的身体,不但是自己和家庭的负担,也是社会的负担。是的,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和自主权,但一旦需要治疗,钱由谁出?责任由谁承担?

人的惰性,自古使然,只有感觉到痛,才会痛下决心改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健康 医药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