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谁来保障阿兵哥的生命?

最近接连发生两起国民服役人员意外身亡的事件,给遇难者家属带来无法承受的痛苦,也令人唏嘘不已。一个是入伍不久、风华正茂的准大学生,另一个是即将光荣完成国民服役任务的民防人员。

不禁要问:谁来保障阿兵哥的生命?

说实在,穿上戎装,保家卫国,是每一个新加坡男儿的职责和担当,义不容辞。因此,每一个适龄青年告别父母亲人,虽有担忧不舍,但都意气风发地加入国民服役的队伍。家长相信,一个男孩入兵,一个男人出兵;家长也相信,部队给孩子的是军事知识、军备意识和作战能力的训练,这训练虽苦犹荣;家长更相信,所有艰苦的训练,都不会超过孩子的极限,都会有极其周全的安全措施,有科学的计划安排,有层层的批准检验,而不是一个上司说了算,一个训练官说了算。

但是,19岁的李函轩竟然是死于中暑,难道我们热带国家的兵营对士兵中暑都缺乏应对能力?再看看22岁的郭俨进,竟然是为了庆祝服役结束,而被硬生生丢进泵井里丧命的。让人情何以堪。战士应该死在战场上,怎么八公里的快速跑和一个小小的庆祝会,就能让人丢命呢?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作为新加坡人,作为家长,当一个又一个年轻生命怆然倒下时,人们不要马后炮般的追究,不要隆重万分的葬礼和耐心亲切的安抚,而是要兵营一以贯之的科学管理和训练。一条生命换几个长官坐牢,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如果兵营的训练模式、运作模式发生了错误,那就不是一事一追查的问题,而是要反思整个体系。

很多人说,军人的训练强度掌握在训练官的手里,那国防部对下属的层层安排和方案是否了解和准许?这其中有没有训练官个人的意气用事?

每年有很多新兵入伍,每天有很多现役军人在烈日下操练。当我们的孩子进入兵营后,每一层长官就要担负起保障军人安全的职责。兵营在严格训练我们孩子的同时,要给予他们理解和关怀,要重视他们的呻吟和挣扎。

每一个孩子都凝结着一个家庭的希望和爱。一个孩子走了,可能就是一整个家庭精神世界的崩溃。这份痛,是一辈子挥不去的。愿类似的意外,不再发生。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