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勿把快乐建筑在痛苦上

最近,民防部队一名22岁的服役人员,被同袍放入泵井后,就没再浮现。当局赶紧为泵井排水,竟发现他昏迷在井底。最终抢救不果,一个年轻的生命无端端丧失,留给他的父母和家人绵绵无期的悲痛。

据说,该泵井的井口直径宽1.8米,约12米深,事发时水深近11米。死者曾在一个月前向家人透露,他非常担心一个庆祝退役的“跳井仪式”,因为自己不谙水性。初步调查,民防部队早已禁止类似活动,也曾对涉及违例者施予严厉的惩罚。事实显示,死者因为退役的“跳井仪式”丧命。这项活动既然是违例的,为什么部队人员还这么做?每次的退役仪式都是如此吗?是明知故犯?抑或这是年轻人要在别人的痛苦中寻找快乐和刺激的扭曲心态?

年轻人喜欢刺激玩闹,常常在兴奋之际,创意无限地用各种形式或玩意儿来进行活动,换来阵阵叫嚣喧哗,大伙儿痛哉快哉。

记得当年在初院,食堂摊主告诉我,学生很喜欢为同学庆祝生日。他们爱在傍晚时分,买一个蛋糕,请寿星公吹蜡烛,然后把他的头压在蛋糕上,弄得满脸奶油。这时寿星公拿起蛋糕丢向在旁的同学,让他们沾满油腻,大家笑成一团,好不开心。有时,学生准备二三十个鸡蛋,不是吃,而是往寿星公的身上丢。寿星公一面跑,同学一面追,丢鸡蛋丢得不亦乐乎。有时,他们会拿着一瓶酱油或蕃茄汁,淋在寿星公头上。庆生仪式可谓花样百出,无奇不有。

可以想象,傍晚时的食堂满地蛋清蛋黄和奶油。学生好机灵,狂欢之后便溜之大吉。翌日,校工到校收拾残局。学生不知道自己的快乐,带给校工不少额外工作和劳苦。后来,院方得知这些胡闹事件后,立即宣布禁止学生在校内如此庆生。

惊险刺激的玩意儿并不是人人都喜欢,更不适合每个人。如主题游乐园里的过山车、双人高空跳伞、攀墙及征服雪岭高峰;又如大学迎新周搞的“拖尸”,把新生浸泡水中,把头塞进马桶冲水,要男女生做出亵渎下流的动作等等,都是震慑人心,令人胆丧的。喜爱冒险和刺激的人会从这些活动中得到无穷的满足和乐趣,但惧怕惊险的人会觉得心悸抖颤,魂飞魄散。

曾经看过几个男生,把一个高大微胖的男教师举起,向空中抛去,待他墜落时就用双手接住;再抛,再接。三次之后,大伙儿捧腹大笑。我站在不远处,吓得一身冷汗。万一他们接不住,男教师摔在地上,折骨断臂,甚至折伤脊椎,瘫痪终身,怎么办?如果他不能工作养家,以后谁负担他一家的生活?我立刻上前指责那几个男生,他们说当天是老师生日,和老师闹着玩。我告诉他们写张贺卡,握手或拥抱,才是有意义的生日祝福。

如果把惊险的活动当成一种仪式来进行,强制人人接受,是非常不智,也是不合理的。奉劝爱玩闹的年轻人:你爱惊险刺激,别人未必喜欢;你们快乐,别人可能痛苦。千万别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