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是时候控制女佣人数

1970年代末以来,新加坡有越来越多妇女婚后继续工作,政府允许外国女性来新加坡当家庭女佣,主要来源是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一晃40多年,我国的女佣人数从刚开始时的5000人,增至2017年的24万人,女佣来源地也增加了。粗略计算,女佣人数平均每年增加约6000人。

笔者周末经过文庆地铁站外的草场时,总会看到一大群女佣聚在那里野餐或打球。乌节路、组屋区镇中心或邻里中心也可以看到不少外劳席地而坐。周末不管到哪里都有人满为患的感觉。

新加坡真的需要那么多女佣吗?1970年代以前,只有富人有能力聘请女佣。而今,国人收入高了,请女佣不再是有钱人的专利。有人说,因为很多国人须工作,无暇照顾家中老人和小孩,加上养老院和托儿所不足,所以必须依赖女佣。笔者以为,这个理由尚可接受。然而,很多家庭的孩子长大后,或家中老人去世后,依然留着女佣。唯一的解释是,这些家庭已丧失自己打理家务的能力。家中若无女佣,没人能处理好家务。

笔者有同事说过,女佣若回国度假,他们一家人也会出国度假,并安排跟女佣同个时间回国;因为家中没有女佣很不方便,家里的东西放哪里,只有女佣知道。

此外,也有女佣反映,现在的新加坡人养尊处优,有的雇主懒到连开灯或喝水等小事都要假手于女佣。

这些长期聘请女佣的家庭,孩子也被惯坏,从小到大不爱做家务,平时饭来张口,茶来伸手。即使将来自组家庭,也必定会请女佣,因为不会、也不习惯做家务和照顾小孩。这种情况下,女佣人数只增无减。

其实,在1970年代前已经有双薪家庭,下班回家后还是自己做家务。孩子入学后,就要帮忙分担家务。只要对家里卫生要求不太挑剔,即使没有女佣,问题也不大。笔者也是这样过来的,懂得做家务和煮饭,对后来出国念书的生活非常有帮助,父母也很放心。

政府在不久前的财政预算案中,提高女佣税抑制女佣人数的增长,笔者觉得作用不大,而且允许有16岁以下孩子的家庭享有税务回扣,也有待商榷。笔者认为,应该把孩子年龄顶限调低至12岁或以下,因为如果孩子上了中学还不懂得分担家务事,未免说不过去。现在的孩子或父母一有空就玩手机或上网,如果能放下手机或电脑,就有时间做家务了。再说,平时念书或工作劳神,用的是脑力,做家务刚好可以当作运动来活动筋骨,一举两得。

是时候限制女佣人数了,政府应设定聘请女佣的条例,例如家中没有老人及年幼小孩的家庭,或者有虐佣记录的家庭,都不能聘请女佣,最多只能雇用钟点女佣或清洁工。也许,这比调高女佣税控制女佣人数更有效。不过,若国人的工作时间天天都超过10个小时,以至无暇做家事,那我们有必要检讨人们工作时间长的问题,因为这已牵涉到工作是否亲家庭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女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