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陈笃生医院可改善之处

6月19日早上,兄长如厕后,唾液不受控制地流出嘴巴、手脚颤抖、两眼翻白,家人担心他再次中风,马上召来救护车,把还算清醒的他送进陈笃生医院的紧急部门。

到了紧急部门,经过初步问诊,兄长并非中风,可能是惊风。不过,医务人员还是建议他留院观察。由于床位吃紧,须等上至少八个小时才有床位。笔者见兄长有医务人员照顾,便回返工作。

到了下午3点多,笔者再次回到医院。兄长已被推入等候病床的房间。那个不算大的房间挤满了等候病床的病人,有30人左右。兄长从早上8点多等到下午将近4点都没等到床位。笔者询问医务人员还要等多久,得到的答案却是还要等20多个小时。换句话说,等一个床位要等超过24个小时。

医务人员忙进忙出,根本没人理会呆坐病床的兄长。周遭环境吵杂,加上空气素质欠佳,已无大碍的兄长若长时间待在这种环境,笔者担心可能没事也会变有事,于是建议他出院回家休息,也把病床留给更有需要的病人。

医务人员说,若病人要求在24小时内出院,须征得医生的许可。可是,整个等候床位的房间就是找不到穿白袍的医生。

保安柜台职员让笔者拿着限时30分钟的传呼机一直响个不停,加上急着离开那糟透的环境,笔者越来越急躁不安,四处寻找医生的踪迹。后来见到一些身穿便服、自称是医生的人员,便请他们帮忙看看兄长是否适合出院。最后还是等了近三个小时才获准离开。在离开前,医务人员给了我们出院相关文件。

过了约两个星期,收到医院寄来的账单,竟然出现兄长在C级病房住了两天的记录,住院费已从保健储蓄户头扣除。病人明明早已出院,为何账单上的出院日期却在两天之后。笔者不禁要问,那两天有医生来巡房吗?有病人的医疗记录吗?病人出院时,是哪个医生批准出院的?如果这些记录都没有,到底院方是凭什么来断定病人的住院天数和出院日期?难道只要病人在未获床位前就签下可从保健储蓄户头扣钱的同意书,医院就可以随便填写病人的住院天数吗?

账单和文件都以英文书写,那些不谙英文的病人肯定会吃亏,平白给医院从保健储蓄户头多扣了钱,可能也懵然不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