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为虐佣案掬两把同情泪

笔者认为,聘请女佣的成本高昂,所以能理解一些雇主们的压力。(示意照)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8月30日的报道“虐打缅甸女佣致左眼全盲,女雇主判监20月赔偿近4万元”,和之前的女佣刺杀雇主、女佣虐待幼儿、女佣性侵年幼雇主、女佣偷盗雇主巨额财物等报道一样,读来让人痛心。

雇主和女佣的矛盾由来已久。经验让我认为,女佣这个行当,大概是现在最欠缺专业精神的职业。很多上了年纪的人说,现在的女佣和几十年前的不一样,安心做工的很少见。

年轻的女孩子个个思想开放,敢想敢做,怀着各种天真的梦想,来大都市体验精致生活。有些女佣不会使用各种电器,语言不通,不通法规,甚至不懂礼貌,已见怪不怪;不会煮饭、洗衣、照顾老幼,事事令人揪心的女佣应该已是常态。要是碰上一个合作愉快的,可能是雇主的福分。

我之前雇用过一个女佣,会嫌洗碗让手指粗糙,也会说自己喜欢吃油条。于是我开始计划买洗碗机,也抽空研究食谱给女佣做油条。我必须这么做,因为孩子还小,家里需要援手。

我雇过一个女佣,给幼儿奶瓶消毒不足,孩子喝奶后上吐下泻。看到儿子吐出血来,作为新手妈妈,遭到的打击是无法描述的。

对很多人来说,聘请女佣的成本高昂,所以自己的压力和火气也很大。很多女雇主内外交困,觉得全世界都跟自己要钱,偏偏女佣份内事做不好。因此,我能理解一些女雇主的心情。

当然,违法的事无论如何不该做,虐待女佣是不对的,重伤致残更不能容于社会。因此,我的两把眼泪,既为女雇主而流,也为女佣而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