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专业放射师助病人克服扫描恐惧

“你还好吧?下来的这个扫描阶段,要三分钟哦!”

躺在像棺木的磁共振成像仪器内,听到放射师拉莫斯(Bactol Fernando Ramos)的温柔语调,内心出奇平静。

数个月来,健康出了点状况,9月17日和10月22日,分别在国立脑神经医学院(NNI)和陈笃生医院,接受两次的磁共振扫描(MRI)。虽然有过两次经验,但对MRI依然恐惧无比,暗骂不知哪个奇才,设计出这种折磨人的“鬼东西”。

犹记得,那两次是全程闭着双眼,封闭空间让我近乎窒息,心跳急速得几乎断气。最要命的是,四肢都无法动弹了,扫描时仪器却不断往内移,让身体深入“洞穴”。万一仪器卡住,出不来,如何是好?

理智上,知道不必杞人忧天,但情感上,却无法摆脱内心惧怕。

因为是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人,更多了一层心理障碍——害怕扫描时血糖突然下降或飙高,身体不适,岂不前功尽弃,一切得重新开始?

扫描前,把各种忧虑知会放射师拉莫斯,像小孩般求他,一定要不断跟我说话。拉莫斯细心聆听,说明扫描总时长,每个扫描时段介于两分钟至四分钟。为了让我安心,他答应在完成每个扫描时段,准备下个扫描的那一小段空档,跟我说话。

扫描进行时,他持续查问我的情况,通知下个扫描时长,让我有充分的心理准备。那次的经历,大大消除了恐惧感。完成扫描后,拉莫斯还称赞我做得很好。

一个多月后,到陈笃生医院MRI时,不再有沉重负担。放射师陈俊铭(Tan Choon Meng)和杨嘉慧(Amelia Yeong Jia Hui)了解我的情况后,也给我多番鼓励。

同样的,杨嘉慧在每个扫描时段的空档,通知下个扫描的时长,给我心理准备。在最后的三分钟,我居然睁眼,用眼珠扫射“洞穴”的情况,为的是证明自己真的不怕。两名放射师事后夸了我,说我很配合,完全不动,使得扫描影像十分清晰。

要表扬上述三名亲切有礼的放射师拉莫斯、陈俊铭和杨嘉慧,他们所提供的增值服务,真诚展现的爱心与关怀,沁人心脾,该受到院方的大力肯定。

MRI后,发即时通信给国大基督徒团契,感激兄弟姐妹们的代祷。一名成员回应说,恐惧像只可怕的老虎,克服之后,就是无齿的小猫咪。说得是。人生路上的大老虎,有了旁人的鼓励,全部都变小猫咪。

也希望借此文章,鼓励准备接受MRI却心存恐惧的读者。MRI真的没什么好怕的。只要在扫描前,多跟放射师沟通,请他们在扫描进行时跟你说说话,肯定让你放下心头大石。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