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HIV带原者利益是首要考量

《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叶鹏飞先生在2月17日发表专栏文章《穿皇帝新衣逛街》,标题指的是消费者为了生活便利,不惜牺牲隐私,主动在社交媒体向全世界分享个人信息。标题其实和文章主题无直接关系。文章的主题是指出,卫生部早前决定不公开爱之病病毒(HIV)带原者资料外泄事件的做法,有可能招来各种质疑。

可惜的是,叶文未充分说明卫生部的考量。卫生部长颜金勇2月12日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时,已详细交代事件的始末。诚如叶文所指,处理这类事件并没有标准答案,只能两害择其轻;我们一方面须顾及公众对公共事务透明度的要求,另一方面也须考虑公布消息会对当事人造成的冲击。

卫生部的首要考量是受影响者的利益。对HIV带原者或患者来说,他们的病况是一件极其私密的事。由于社会对他们仍然存在排斥,公布消息将会扰乱他们的人际关系、打击他们的人生。我们在处理这起事件的过程中,无时无刻不以这个后果作为首要考量。

在这起事件的每个重要节点,即2016年5月、2018年5月、2019年1月,卫生部都慎重衡量资料外泄的可能性,以及公开资料外泄事件必然对受影响者带来的焦虑和打击。2016年,警方经搜查后扣押并删除了所有搜获的相关资料,卫生部也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机密资料日后外泄的风险已显著降低,因此决定不公布这起事件。2018年,布罗谢兹把资料库中31人的记录截图发给几个政府机构时,卫生部决定私下通知这31人,但没有进一步公开情况,因为当时仍无证据显示布罗谢兹手上还有更多资料。

2019年,布罗谢兹将整个HIV资料库放上网,带原者身份被公开的风险显著提高。因此,卫生部决定公开这起事件,并通知受影响者。许多人接到电话后都深感痛苦,他们的反应证实了我们早前选择不公开事件的担忧并非多虑。

卫生部屡次面临两难的抉择,至今仍然如此。我们现在知道警方在2016年未成功搜获布罗谢兹所拥有的全部资料,布罗谢兹手上可能还有更多未公开的相关资料。那么,卫生部是否应该公开交代布罗谢兹可能仍然拥有(或未必拥有)哪些资料?即使最终布罗谢兹实际上并没有这些资料,我们是否应该联系每一个资料可能被外泄,但也可能没被外泄的人士,而在这个过程中给这些人士造成更大伤害?

或许有人会认为,无论当事人会受到什么影响,还是事先主动交代一切比较好。卫生部经过真诚、仔细的考虑,选择不这么做。由始至终,当事人的利益是我们最首要的考量。

尽管看法有所不同,卫生部希望人们能够以同理心体谅并支持受影响者。如果大家能避免对HIV有所歧视、减少对带原者或患者的排斥,我们就能化解肇事者想挑起的伤害和社会矛盾,让HIV带原者可以生活在一个更具包容的社会。

(卫生部行政传播司司长林淑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