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以“乙等”人生为傲

3月21日,我步入不惑与知天命的中点。对于生命中的过往事迹,我既觉得逗趣,但不时也会喟叹。

掰入记忆最深处,总觉得小时候的自己相当聪颖,虽算不上天才,但也是才华横溢,尤其画画,败就败在骨子里是个不折不扣的顽童,既顽皮又顽固。

上幼儿园时,上课前溜到游乐场的秋千,学大哥哥们站在由旧轮胎制成的黑色秋千椅上大力摇荡,然后放手像超人般跃起,尝试降落在近处的鹈鹕形架构上。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飞跃不到一尺半寸就像只鳖趴在沙堆中,沙粒入口满脸多处割伤,还得独自一人走回家挨妈妈痛斥一番。小学时在草坡上打滚嬉戏,弄得全身痕痒一身邋遢,被训导主任责骂还嬉皮笑脸,直到藤鞭出鞘才略感发怵。

说我临时抱佛脚也好,幸运也罢,小六会考后成功升上快捷班,但始终对课业铆不起劲儿。记得中三时物理功课没做,清晨到了学校经同学口中得知当日必须交上,急忙借来抄。十分钟抄来的功课,字体的不堪可想而知。隔天,我们称之为“老夫子”的物理老师把我叫到课室前挖苦,要我解释写了些什么。我连自己的字都看不懂,半晌说不出话来。

纵使凭着一点小聪明混到中四(我修读三科纯科学),但剑桥会考前多个科目尤其英文依然没有起色,还被级任老师数落说我无药可救。或许我命不该绝,放榜时五科15分,英文还考了个乙等,有些沾沾自喜。

上了理工学院,导师发现我上课不专心,喝令我离开课室,但我顽固不化,非但不道歉还耍帅立即站起,犹如周润发在《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潇洒走出课室,气得导师七窍生烟,博得全班同学拍案叫好。

在理工学院修读电机工程仅九个月,尽管几科还拿了甲等,但在某一个夜晚踌躇后毅然决定辍学。在众人眼里,那是个极端莽撞的决定。我记得父亲没有责骂,只是把我叫到餐桌前坐下,沉声静气问我是否考虑清楚。老实说,那时的我哪里懂,只是随便点了点头。对一个17岁的毛头小子来说,那可是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捩点。

既然对前途毫无头绪,我18岁时到中央人力局报名自愿入伍,混混沌沌当了三级上士,服完两年半的兵役。后来因高岛屋圣诞期间需要额外人手,便找份兼职工作,几个月后又混混沌沌地加入其橱窗设计部门开始全职工作,期间接触了平面设计。或许儿时对美术的那份情感被唤醒,我开始对设计产生兴趣,之后重返校园,到淡马锡理工学院修读视觉传媒设计专业课程,毕业后当了平面设计师。

这,概括了我45岁人生的上半场。

对自己的过去感到羞愧或遗憾吗?我曾经确实有感少壮不努力,苦想自己若勤奋一点、若懂事一点,人生之路可能会不一样。但,又如何?人生是多变的,时有突如其来,时有顺理成章。如果在人生中做出正确的选择走上康庄大道,就应当勇往直前、锲而不舍;倘若选择了歪路或走了冤枉路,也只能希望半途觉醒,努力返回正道。

反之,我人生的兜兜转转,让我明白一点——甲等虽好,但善乙足矣。在这弱肉强食的社会,很多人不免事事追求尽善尽美,样样非拿甲等不可,但只要根据自己的能力与步伐不断学习,即使慢别人半拍,永远只拿乙等,也要为自己感到骄傲。

希望接下来还有45个年华,慢慢弥补年少时的轻狂,尽管只是个“乙等”人,也要不断向前,相信小小星火也能燎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考试 会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