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占座的底线

每到用餐时间,人头攒动的食阁或小贩中心随处可见纸巾、包包甚至手机摆在餐桌上。虽然座位上不见一人,但大家都知道,这个位子已经“有人”了,然后会找寻其他没有“标识”的座位。这似乎已经是本地一种司空见惯、约定俗成的现象。

相信大家都有过一个人出去吃饭,没有伙伴帮忙占位的经历。如果没有事先占个位子,就得端着食物找座位。如果是吃饭尖峰时间,肯定会像“绕树三匝,无枝可依”的乌雀那样来来回回找座位,也许还会因为人群拥挤而撞翻手中的碗盘。当看到有人快要吃完,就赶快站在人家身旁等待,明知有些没礼貌,却又无可奈何。如果一个人带着孩子,更是要先找座位,再去买食物。毕竟不可能一手端着盘子,还一手牵着孩子找座位。因此,这种预先占座的行为,不失为避免尴尬处境的好方法。

其实,这种以标示彰显物权的做法古已有之。在原始社会,部落的原始人会设陷阱来捕捉猎物,哪个陷阱是谁的,自己记清楚。或者在附近做一个标记,旁人即使发现陷阱里有猎物,也不可以占为己有。这个例子可能不甚恰当,但是我想它与纸巾占座的相似,在于这是一种最朴实的默认契约精神。不仅如此,用手机和包包来占座,这在其他地方几乎不可能发生,这也体现了新加坡社会的安全。

当然,我并不是在鼓励占座的行为,因为占座虽情有可原,但也要有底线。如果被滥用,肯定会给社会秩序造成一定的混乱。我所理解的无理占座行为是自己已经有座位,还把个人物品放在空位上,让别人无法入座。

有一次,我和同伴一行四人去某快餐店吃东西,店里客满,只剩下一个两人的座位,我们只好勉强坐下。当时,旁边一张两人位坐着一个男生,他并未点餐,而是一直低头玩手机。等我们快吃完时,有人过来把男生叫走。原来这个男生是在等人,等人的期间就占个位子玩手机,却显然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影响到用餐的人。最常见的是有人早早去图书馆占位,然后出去吃早餐。当然,图书馆在这方面已经有相应措施,发现有人长时间不在座位,会把他的东西收到一边,腾出座位给有需要的人,同时放上提示牌。

现在因占座引发的争论越来越多,甚至还大打出手。希望大家合理占座,秉承社会公德,守护占座底线,这对人对己都有好处。要谨记:占而不坐,非礼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