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超时工作问题亟待解决

据报道,一项国际调查显示,本地中学教师每周平均工作46个小时,在48个国家及地区当中排第七。同五年前相比,本地中学教师的工作时间已缩短两个小时。这主要是因为教育部几年前大刀阔斧改革的效果。

我女儿在公共医院工作,一个星期至少轮班一次,偶尔两次,一次轮班短则25个小时,最长可达30个小时,一周工作五天半,到底超时多少个小时?同有年中及年终假期的教师相比,医院的超时工作现象似乎更令人担心,而且这现象显然没受到社会关注,也不怎么看到有关部门提出改善。

人总希望争取更好的生活素质,如果长期要求社会上某种服务行业的人做出牺牲,而不去设法改善那个行业,就有欠公平了。

科技发达已彻底改变现在的工作方式。以前那种朝九晚五,下班可以放下一切回家享受天伦,或者约会看电影的情景不再。下了班,手机短信、电子邮件不间断是常态;休假出国旅行却要每天回复工作相关电邮的人也不在少数。有个医生朋友刚轮完25个小时的班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洗澡,就有几百个短信等他复电。像这种人不在工作场所却依然“办公”的情况,算不算超时工作呢?

要改变这种畸形的超时工作,和无时无刻都处于工作状态的风气实在很难。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奉劝那些喜欢在工作时间以外,还不断发短信及电邮给同事的人,要以同理心相待,尽量为别人着想,尽量让别人在休息时间真正放松心情。相关部门在探讨提高工作効率之余,也别抹杀员工工作及休息平衡的福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