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公共医院医生严重超时工作

订户

字体大小:

在7月4日的《联合早报·交流站》读到黄达天君的《超时工作问题亟待解决》,我深有同感。

我女儿是一名医生。她还没有投入医务工作时,我们已有医生工作辛苦、时间长的思想准备,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我国公共医院的医生加班时间,完全超出一个人所能承受的范围。正如黄君所反映的,我女儿一个星期夜班一次,有时两次,这种夜班从早上六七点一直工作到隔天下午,算下来30多个小时没有休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