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梁文道,何日君再来?

对歌手而言,能唱是必须具备的条件,能唱又能说,是加分,唱和说皆了得,更是大大地为个人增值。写作人也一样。能写之人,又能言善道,是难能可贵的。香港文化人梁文道,人如其名,能写又能道。

多年前,本地大型名人讲座会,主题是《舌尖上的文化》,有两名主讲嘉宾,打头阵出场的是来自台湾的焦桐。他以电脑作为辅助工具,声影并茂地介绍及阐述了台湾民间美食文化,打响了第一炮。后半场由梁文道压轴。一开场,梁文道自我解嘲,说他没有Powerpoint(微软幻灯片软件),所以既没有power(力量)也没有point(要点),引来一阵笑声。行家一出口,就知有没有。在演讲中,梁文道以其绵密的哲理性思维方式,层层推进地将中华美食提升至一种舌尖上的文化层次与境界,既富新意又有创意,除了让人听出耳油,更体悟了“听君一席话,胜读万卷书”之意义。

睽违多年,今年的新加坡书展,梁文道受邀前来开讲《香港往事一一在身份认同政治之外》,书迷挤爆演讲场地,主办方临时加添椅子,中场空调因电力跳闸失灵,观众不为所动,让我再次感受到梁文道的演说魅力。

梁文道以其冷静敏锐的观察力,毫不避讳地预告了香港即将来临的社会运动大风暴,更直指香港精英及香港通犯了“脑残”,还在做春秋大梦。

当天现场主讲人抖出的“料”,丰富得很。例如,香港在百年英殖民时代,英国幕僚中有位城府深不可测的中国通,在教科书中做了手脚,中国史只编到清代,近代史被阉割,香港人的历史观出现断层。又如,他为香港人伸冤,“牙擦擦”(粤语,意为骄傲、自负、炫耀)的香港人并不“媚英”,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贵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香港,本土精英及有钱人到了伦敦,还数落当年英国首都如此老旧破落。再如,香港成人的一个特点是,称赞小孩不赞他读书读得好,也不是品性好,而是醒目不醒目,褒奖词“醒目仔”是至高无上的赞语。简而言之,所谓“魔鬼藏在细节中”,看门道和看热闹,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最后,对观众热烈的提问,梁文道毫不避重就轻地一一给予回答。总之,讲座言有尽、意无穷地画上圆满的句号。相信跟我一样,爱听讲座的同好要问:梁文道,何日君再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