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德士司机是黄台之瓜

字体大小:

我是一名德士司机,三个月前的一个午夜,收工开车回家途中,心脏病发作,当时只能挣扎着停车并绞下车窗,伸手尽量挥动,希望有人看见能下车帮忙。幸好有另一个德士司机停车,帮我叫救护车。

德士司机在车上过世的事件时有所闻,比率或许在所有职业中即使不居冠,也名列前茅吧。

德士司机的困境每况愈下乃不争的事实,加上长时间身处狭小的空间工作,身心俱疲,导致健康也每况愈下。

有人说,德士司机可通过技能提升,如学习如何通过无现金交易收取车资,以及利用手机应用来提高竞争力。悲矣,现下还有德士司机不会这些吗?这样的提议除了让人感觉受辱外,别说治本,标都治不了。

德士司机从来都没有自主权,所有运作方式都得依照官方和德士公司的规则。那德士司机如今面对的困境,是如何造成的呢?

除了直接的收入减少外,德士司机也面对一些莫名其妙的官方管理方式。有一个德士司机朋友曾被吊销德士执照两个星期。这个朋友接受了私召车平台Grab的一个Just Grab电召,到达地点后发现是一个女士和一个身高不超过1.35米的小孩。按照Grab的规定,凡有身高不超过1.35米小孩的搭客,都不能通过Just Grab叫车,只能通过Grab Taxi或Grab Family叫车。然而,还是有很多搭客知道因为时间段的关系,Just Grab叫车或许会比较便宜,希望能侥幸上得了车。

朋友客气地告诉那个女士,说她用错叫车方式,并让她取消这则传呼。后来那个女士向Grab和陆路交通管理局投诉。经过多次交涉后,朋友还是被处以吊销德士司机执照两个星期的处罚。

这件事对司机公平吗?这则传呼本身就不该存在,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搭客贪小便宜。Grab方面也证实司机没错。陆交局却认为,既然是德士就得接受乘客。问题是,本不该存在的东西,为何得接受呢?陆交局还说,取消这则传呼后,以正常德士计费方式接载这个女士也不行,因为这表示司机是基于价格上的差异,来选择性取消原本的传呼。然而,当司机接受这一则传呼时,就表示司机本身已经接受这则传呼的价格了,又何来选择性取消呢?

由此可见,德士司机只能被动地服从不合理的规则,还得接受莫名其妙的处罚,能不身心俱疲吗?

全国德士师傅协会和全国私人出租车司机协会的顾问同属一人,有可能不存在利益冲突吗?德士与私召车乃直接竞争对手,任何一方得利,即意味着另一方直接或间接失利。再说,所有条例的更新,只见到对私召车有益,何时对德士有益?

德士司机还真是黄台之瓜,何堪再摘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