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再推公筷公勺运动

聚餐时一桌多人,用公筷公勺,须大家的合作,人人遵守,才能水到渠成。(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2019冠状病毒疾病肆虐,全球恐慌,马来西亚宣布锁国到3月底,本地的疫情也紧张,染病人数天天增加,早破200大关,叫人心惊胆战。据说疫情还要持续到年底。

政府天天劝导民众不要到人多的地方,经常用肥皂洗手,每天量体温两次,打喷嚏或咳嗽时捂住口鼻,以及聚餐时用公筷公勺等。

防冠病传播,人人有责。上述措施只要个人配合,不难做到。最难的是,聚餐时一桌多人,用公筷公勺,须大家的合作,人人遵守,才能水到渠成。

出席过很多宴会,菜端上桌,侍者帮忙分菜,人人一碗,谁都有份,如此吃法,既文明又卫生。不过,常有人反对侍者帮忙分菜,理由是自己夹菜吃才有味道,爱吃什么便夹什么,这才有吃酒席的乐趣,由侍者分菜便失去了这个乐趣。

聚餐不用公筷公勺,最常见的坏处是,一碗汤或一盘菜端上桌,各人的筷子都往菜里夹,大家的汤匙都向汤里舀。那些汤匙与筷子,难免占有各人的唾液,唾液若有病菌,传染便来,即使没有病菌,如此吃法,也不卫生。

有个友人,吃相难看,用筷子夹菜,喜欢把筷子含在嘴里,像在品味,含了许久。筷子占满唾液,才拿出夹菜。还有一些人喜欢在一盘白斩鸡挑来挑去,挑他喜欢吃的部分。那盘白斩鸡留下他的唾液,多不卫生。如果用公筷公勺,便不必担心这些问题了。

我两度随周和顺的书法班出游,一团30多人。最难忘的是,不管玩到哪里,每次用餐时,周和顺都叫酒楼准备公筷公勺,让大家吃得斯文,吃得开心,不必担心卫生问题。我不喜欢吃西餐,但欣赏西餐吃法,各人有各人的盘碟和刀叉,自己吃自己的,不怕别人的病菌飞进自己嘴里。

聚餐时用公筷公勺是个老话题。记得2003年沙斯肆虐时,政府已多次疾呼,为了防止病菌传染,聚餐要用公筷公勺。那时还有“自己归还碗筷”运动,搞得热乎乎。在小贩中心,看到很多人用餐后,动手归还碗筷,腾出座位给其他人。但到今天,快20年了,已很少见到有人自己归还碗筷,聚餐时用公筷公勺也不普遍。

冠病肆虐,人心惶惶,为防病毒传播,餐饮卫生特别重要。期待社会再次发起公筷公勺运动,不但酒楼宴会要用公筷公勺,小贩中心也要配合,哪怕是三两个人用餐,也要这么做。这种卫生习惯,马虎不得。希望冠病消失后,聚餐用公筷公勺会成为新加坡人的餐饮习惯,吃得文明,吃得健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