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方便年长者扫描 “出入平安”

公众进入超市前,需要扫描QR码,在SafeEntry访客登记系统登记。(档案照)

字体大小:

病毒阻断措施即将结束,家里的老太太蠢蠢欲动。老太太80岁,还十分活跃,疫情之前也是每日趴趴走的。我担心阻断措施后万一我更多时候得回办公室,没人盯着她在家更待不住,因此开始在正常时间而不是近半夜人少时带她去超市。

我决定带她到她最喜欢的大巴窑职总平价合作社去,观察她在自己熟悉的购物环境里的情况,好过后跟她反馈,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比如在选购蔬菜时,一排的顾客在挑,她看到人与人之间有空隙,本能地即刻上前,不管安全距离,这一点必须提醒。

她最烦的应该是进出建筑得扫二维码,然后进出商店或超市又得扫一轮。我们给老太太一台和我们一样的智能手机,一方面让她感觉她用的跟我们的没有不同,另一方面也是我们自己熟悉的手机,她用手机时的各种疑问我们较好解答。

她拿着智能手机,我们得跟她讲很多遍扫描的概念,然后是怎么扫,按什么可以扫。这些对我们平日频繁用数码器具的人没有困难,但是她用手机怎么对准二维码,然后点按,然后进入下一个步骤,怎么应对,这都不是自然就会的事。出来的那些字和界面,她其实都看不懂。我要她练习步骤,第一遍我帮她输入个人资料,储存之后,再跳出相关界面。我得跟她说,要记住进是绿色箭头,出是红色箭头,点按后又如何如何。

我不知道她记不记得住。在一个语言多元,并且年长者未必都读懂英文的社会里,我总觉得逻辑上如果可以使用更多图像,可以将更多人纳入整个环境体系,不会因为不懂英文而感觉被排斥。

但是她觉得最烦的,其实是买完东西走出超市,两手都提着袋子,还要扫描出超市的时间。走出那栋建筑时,又要扫一次。她抱怨“扫那个什么”的用户体验并不便利,我只好告诉她,那个SafeEntry叫作“出入平安”,在这种非常时期没办法,得学习。

当然,进去超市可能有人帮忙扫身份证,但是这个“出入平安符”使用普遍,很多小的商店不一定会有人专门帮忙扫描身份证。为了避免她把身份证交给别人,包括可能有些人会说帮忙抄录资料,所以我想还是用电子方式好些。

同时,这一个多月我们好不容易让年长者的数码接受度增加,这个时候我们更须要乘势而上。但是鼓励年长者也用数码,我们真的得了解痛点是什么,说服他们技术带来更多便利,而不是让他们感觉处处碰到障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