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医保保费涨幅应有合理范围

作者认为,买保险要趁年轻,但我们肯定不希望年轻时付了许多保费,年老时却因负担不起,而被迫断保,或在危机时刻陷入两难。(图/pixabay)

字体大小:

感谢安盛人寿保险事业部董事经理吴则翰于9月30日《联合早报·交流站》的答复《诸多因素致使IP保费上涨》。

正如吴先生所言,保户在决定购买私人综合健保计划(Integrated Shield Plans,简称IP)保单前,都会认真咨询财务顾问的意见,评估自己的需要、偏好和预算。以亲人为例,单在今年她的保费在AXA Plan A部分就涨了22%,附加险(rider)部分涨了116%。若加上2018/19年度的增幅,己远超吴先生在答复中所提供的数字。这样的误差叫保户如何做预算呢?这才是投诉的重点所在。

若误差能保持在约5%内,才属合理水平,可以接受;保户才有信心在未来20年保期內,预见可能承担的保费增加。

也感谢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机构发展与通讯司通讯处副司长李元伟于10月3日的答复《各方应合作确保医疗保险可负担得起》。对于没有议价能力的消费者,他们的权益全赖当局对业者的监管。不同业者在与金管局、卫生部检讨定价后,应该严格遵守,不能每年任意发信提高价格,使之成为常态。

汽车保险有无索赔优惠(No Claim Discount,简称NCD),安盛或许可以考虑给没有索赔的保户一些优惠,而不是一刀切增加保费,惩罚全部保户。IP对索赔者没有惩罚性提高保费的特点,则应继续保留。

另外,吴先生在答复中说,为了更好地管理索赔成本,鼓励投保人向咨询团专科医生求诊。这么做无可厚非,但对保户不一定公平。

据《联合早报》9月13日的报道《陈艺旋:SMA是病医政粘合剂》,新加坡医药协会会长陈艺旋说,如果一个25岁就投保的年轻人,每月缴百多元保费,到45岁时病了,想找亲友推荐的医生,那医生却不在可提供看诊的咨询团名单里,可以想象他会有多无奈。她也说,一些保险公司甚至会限制医生,某些药物或手术不能进行,这是很大的问题。她因此指出,病人应该获得公平对待,医生如果收费合理,较有经验,即使不在咨询团名单里,也应该让病人在受保的情况下找他医治。此话一针见血道出保户所面对的困境与无奈。

买保险要趁年轻,但我们肯定不希望年轻时付了许多保费,年老时却因负担不起,而被迫断保,或在危机时刻陷入两难。

最后,消费者也应时刻留意保单价格变动,在必要时提出抗议,因为我发现不少朋友透过财路(GIRO)缴付保费,并未注意到保费大幅增加而怨声载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