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沉默是最可怕的安静

沉默似乎是弱势群体最容易的选择。(Pixabay示意图)

字体大小:

最近读到一则新闻,记述了本地一名中二女生因为有阅读障碍,不断受到同校五名男生霸凌又求助无门的遭遇。遗憾的是,针对女生的欺负和谩骂持续,女生在去年5月25日吞药自杀,幸亏抢救及时挽回了生命。

看完新闻,心情一直很沉重,因为我女儿也曾深受校园霸凌的伤害。那一年女儿12岁,因为班主任错误的惩罚,导致她被全班同学唾弃,甚至有同学扬言要吊死她。看着女儿一天天消沉,做母亲的心在淌血,原本搜集了证据想去教育部投诉,朋友劝说:“算了吧,告去教育部也是把事情打回学校处理,到时候你女儿的处境反而更艰难。”

朋友在学校担任多年的管理工作,这番话他是思虑良久才说出来的,我永远记得他说话时的表情,也永远不能忘记做出放弃寻求公正的决定有多么痛苦。寻求公正所带来的副作用,不是一个平凡的灵魂所能承受的。寻求公正与接受现实相比,我只能两者相害取其轻,向加害者妥协似乎成了最明智的选择。

前两天和另一个朋友聊天,他有个同事因为觉得公司的防疫措施不合规范,就写了一封信投诉到部里,部里把这事打回公司让他们内部解决,于是领导开会让每个员工表忠心,还有几个嫌疑对象被叫去约谈,结果当然人人都说领导英明。这场原本关系到几个高层声誉和仕途的危机,就这样风轻云淡地过去了。

说者言笑晏晏,听者却忧心忡忡,让对立的双方,或者让加害者去解决受害者的困难,这几乎可说是缘木求鱼的逻辑。毫无疑问,势单力薄的一方只能选择沉默。每当听到这些新闻,我总会在心里追问:下次还会不会有人写投诉信?这个14岁女孩的生命被挽救了,还有其他被霸凌的孩子呢?

沉默似乎是弱势群体最容易的选择,清平世界人人都理应做一颗安静又安分的螺丝钉,质问和批评的声音是社会机器运行中刺耳的杂音。可是,沉默是最可怕的安静。当夫妻沉默时,感情就走到了尽头;当身体沉默时,疾病就开始滋生;当民众沉默时,接下来会怎么样?记得很多年前某天突然肋下剧痛,怀疑自己得了什么绝症,去请教当护士的邻居,她说:“你放心,真的大病都是无声无息地长在那里的。”后来我才知道她得过癌症,是在体检时才发现的。

如此说来,能觉察痛反而是幸运的。它虽然令人不适,但也提醒你身体的某个地方存在问题。一个国家就像一个机体,不能失去预警系统的保护。那些逆耳忠言就像是决策者的痛觉神经,如何去应对“痛”,是吃止痛药忽视它,还是做全面的检查找出病源?言路通则国治,重视百姓的呼声才能上下同心,砥砺前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