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传统龙狮武术的困境

新加坡传统武术界都面临求存的困境。(档案照)

字体大小:

农历年关将近,靠采青贺岁赚取经费的狮团获准进行采青活动,虽限制多,但聊胜于无。据报道,疫情期间不少狮团苦苦支撑,有团主甚至倒贴,说撑一天是一天,撑不下去就只好关闭,话语让人唏嘘。这只是冰山一角,整个传统武术界都面临求存的困境。

前不久,我天天到国家图书馆找资料,写了篇狮城武术简史,惊觉不少武馆不是关闭就是名存实亡,经费及后继无人是主要原因。此外,青少年对中国武术标准竞赛套路趋之若鹜,传统武术被边缘化。这也是新加坡传统武术联盟成立,以求力挽狂澜的缘起。

1990年之前,本地流行的是福建广东一带的岭南武术和南狮,一些还随着移民在西方国家开枝散叶。我国传统武术龙狮常在国际大赛中获奖,水平很高。此外,常有新加坡师傅受邀到外国授艺,也有洋师傅来学艺。

据了解,在西方国家,一个武馆几百个学生是等闲事,年轻人尤爱龙狮,武术成了一门生意,武馆得以扩充,也促进了中西文化的交流。反观新加坡传统武术,就如一名师傅所说的,免费都没人来学。

何去何从?我认为宗乡会馆、文化中心和寺庙道观等可以扮演重要角色,共同协办活动提振传统武术,毕竟这也是华族文化的一部分。

洪拳、周家拳、蔡李佛、白鹤拳源自广东;太祖拳、五祖拳、南少林源自福建;客家拳源自广东福建,还有海南拳。个别会馆可以和这些相关拳派协作,资助和发扬所属乡土的武术文化。例如,寺庙可以利用庙址旷地和武术馆协办南少林拳班,道观可以开办太极拳班。庆幸的是,一些团体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武馆之所以蓬勃,得归功于陈汉成等富商出钱出力提倡武术事业。时过境迁,资助没了,自生自灭,若不及时发扬,肯定失传。诚如已故香港洪拳宗师刘家良所说,没准有一天我们得向洋人学中国功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