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财神在民间

疫情笼罩,财神爷也得戴好口罩。(读者提供)

字体大小:

立春前一日前往拜访大哥,在组屋楼下看见一位身着锦衣,腰扎玉带,头戴龙珠冠的“财神爷”。财神爷身边有几个红衫女士,把挥春墨宝揣入我手。财神爷见人就派红包。一个印族女士带小孩走过,财神爷眼明手快,一声哈罗,红包递过去,一边提醒伙伴拍照。

原来是组屋底层的慈善福利中心在办新春联欢。也许因安全管理措施,中心内参与的人不多,所以路人也沾了财气福气喜气。

志愿者不忘提醒我与财神爷合影。照片过后分享在好友群组,朋友乐了,怂恿我去买万字票,还嘱咐中了奖可要请客。

博彩游戏可是全民捐献、深入民间,中奖概率有限。我是万字票绝缘体,不玩又如何指望中奖?唯一笑置之,并随手分享一张财神爷伫立组屋社区的照片,附加一句“见者有份”。没想到,财神像另有玄机。

今年春节为抗疫避免群聚,社区中除了安全距离大使,也出动多尊财神爷塑像,站在邻里商场显眼位置。

我发现财神爷捧着金元宝的右手,手指弯处现红点,走近细看,竟然是四个数字,难道是传说中的万字票“红字”?耐人寻味的是,各邻里财神爷显示的号码不一。这下万字票达人可要伤脑筋了,到底哪位财神爷的才是真字?

这些时日投注站一直现长龙,排队的民众是买个发财的希望,对博彩公司而言,他们都是送钱上门的财神与金主。大家玩玩万字票,各取其乐,中奖最好,否则当捐作慈善,除了希望,也买个开心。

财神爷是尊贵的象征。不久前政府宣布过年访客限八人的措施时,接到朋民发来的提醒:登门拜访七人就好,留一位子给财神爷。这是防疫期间苦中作乐的调侃,也显示财神爷民俗普遍存留于人们心目中。

其实,坊间也有不少不露相的“财神”。最近在巴刹干粮杂货摊位,听见一个大妈问:“老板,卖日本干贝吗?我要最大的。”

老板笑呵呵搬出一袋顶级干贝,大妈二话不说,直接买了两大包。摊主若每天多遇几个如此阔气的顾客,也算是小财神找上门吧。

日前到雅柏中心三楼干粮批发市场,排队购买一些瓜子花生等零嘴时,发现人龙不移动,越排越长,原来前面一个男子边讲手机边传达:“这种有机的要10包,那种普通的20包……”售货员和收银员恨不得多长几双手。这些络绎不绝的消费者不正是商家梦寐以求的“财神爷”?

岛国各处诸大小、真假财神都禁足出国消费,在地过年,加上在家办公,理家的无不大买特买,刺激经济。戏问好友,哪里的财神最牛?得到的答案竟是财政部长。他宣布的那笔数百亿元预算案,再三斟酌、考虑周全才可定案。财政决策关系到国民生计、前景与未来,我们务必上下齐心,同舟共济,才有望共渡难关。这位财神爷职责重大,如何能与“出真字、抱元宝”的相提并论?

健康的国库应有充分储备,以备不时之需;健康的国民辛勤工作和储蓄,也按时纳税,收入越高,纳税越多,国家储备财力也就越强。以此类推,纳税人不也称得上是我们国库的“财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