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土以复交的天然气因素

近日随着土耳其和以色列宣布两国关系正常化,长达数年的土耳其—以色列外交僵局也随之终结。

在土耳其,外交次长斯尼尔利奥卢签署土耳其与以色列双边关系正常化协议,而以色列方面则由戈尔德以声明的方式确认。长达数年悬而未决的外交僵局就此结束。

土以交恶的背后因素

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的外交僵局可以追述到2010年,当时以色列海军拦截了一艘开往加沙的土耳其救援船,并枪杀了10名试图通过公海进入加沙地带的土耳其人,而这些土耳其人是为了声援被封锁在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这一行动导致土耳其驱逐以色列大使,并召回本国驻以色列大使,两国关系降到了冰点。

土耳其认为,针对加沙的人道主义救援物资,是应当且必须的,而以色列单方面发起的针对加沙哈马斯的封锁完全是非法措施,因此土耳其有权进入加沙水域,而以色列军方的搜查和拦截完全非法,土耳其船员的反抗也因此被视为“壮举”。

但以色列方面认为,加沙的封锁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以色列本土免受哈马斯等极端组织的威胁和袭击,土耳其提供的救援物资中很可能包含不少可以用于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违禁品,所以登船检查是必须的,而土耳其船员反抗则威胁到了以色列士兵安全,以色列士兵射杀土耳其人,也是自卫之举。

在此之前,以土之间已经就一系列外交事件发生了口水战,最主要原因是哈马斯于2006年独占加沙,以及2007年赢得巴勒斯坦大选之后,其合法性是否应当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问题。2008年末以色列为了遏制来自加沙的火箭弹袭击,发动了针对哈马斯的军事行动,使得土耳其愤怒不已,以至于以色列时任总理埃尔多安在2009年初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对着时任以色列总统佩雷斯恶语相向,引发了不小的国际影响。所以当加沙救援船事件发生之后,两国关系跌入冰点也不难理解。

加沙救援船事件发生之后,埃尔多安暴跳如雷,接连通过了五个措施来对以色列施压,包括降低同以色列的外交关系(撤回驻以色列大使),暂停同以色列的双边和多边军事合作,拒绝承认以色列发起的针对加沙封锁行动的合法性,并且试图拉拢国际刑事法院介入封锁,进一步与相关地区国家联系,促成东地中海的航行自由,此外还积极通过法律手段来促成受害者拿到赔偿。

当时的埃尔多安势头正盛,在广大的伊斯兰世界享有英雄般的待遇,以至于在2011年阿拉伯世界爆发动荡之后,不少民意调查显示,埃及、突尼斯等国家的民众所期待的领导人就是“埃尔多安那样的”,而“土耳其模式”也被当做一种动荡后阿拉伯国家可以借鉴的模式,被不少学者称颂一时。

东地中海的天然气争夺战

时过境迁,曾经力图与周边邻国“零问题”的土耳其,如今基本上与周边“零国家”没问题,从南边的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西边的塞浦路斯进而希腊,难民危机下与欧洲的紧张关系,东边与俄罗斯和伊朗的诸多不和,土耳其已深陷“问题包围圈”,而国内经济快速发展的形势已消失,如何能够提振土耳其经济环境,成为土耳其亟需考虑的重大问题。

从2011年起,美国诺博公司即着手展开以色列沿海的天然气钻井工程,并同以色列戴勒克集团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的天然气资源。这样在东地中海,就形成了塞浦路斯—以色列联合开发天然气资源的格局。土耳其对于以色列涉足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天然气开发强烈不满,甚至公开威胁“如果必要将同以色列开战”。

除了口头上的外交警告,土耳其还加强了与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合作。在2011年11月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宣布与土耳其石油集团签订合作备忘录,授权土耳其石油集团勘探和开采包括南塞浦路斯沿海地区在内专属经济区的油气资源。土耳其还加快了对于周边水域油气资源勘测的步伐,派出勘测船前往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周边水域进行勘测。

但是土耳其的举动,却使得自己在东地中海的天然气博弈之中陷入被动。希腊和塞浦路斯出于反对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原因,而选择与以色列携手,国际社会更因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非法”性质,而选择加入以色列—塞浦路斯—希腊阵营。包括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能源公司纷纷与以色列等国家合作,加入勘测东地中海天然气资源阵营中,使得土耳其不得不考虑与以色列保持可能的修好渠道。

2011年开始,以色列加快了对东地中海周边水域的勘测,当包括“利维坦”等一系列天然气资源被勘测出来之后,以色列必须考虑的是如何能够为可能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创造一个合理合算的输送管道。而如果通过塞浦路斯—希腊建立管道,其成本将会比过境土耳其昂贵不少;而如果天然气能从土耳其过境,土耳其将会极大的分享天然气过境红利,可谓双赢。

土以两国的各自让步

其实从过去数年来看,土耳其并没有完全对以色列痛下狠手。比如在以色列申请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外交动议,没有被手持否决票的土耳其阻挠;而以色列申请在北约设立代表团的事宜,也没有被土耳其的阻挠。从这些方面看,土耳其对于以色列并没有彻底决裂。

此次以色列和土耳其能够重归于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双方各让一步。以色列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下,同意向加沙救援船事件中死伤的土耳其人家属赔偿2000万美元,土耳其则利用其自己与哈马斯的亲密关系,帮助以色列寻找2014年在加沙失踪的一名以色列公民,以及两名失踪以色列士兵的遗体。

另一方面,以色列同意土耳其可以继续向加沙继续输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但是所有的物资必须在以色列南部的阿什杜德港卸载,并且接受以色列的检查后,由以色列负责转送给加沙地区;土耳其许诺不再允许哈马斯将土耳其作为反以宣传的基地,不再在国际法院上发起针对以色列的起诉,两国一致同意,不在包括联合国和北约等国际组织上做有损双方关系的表态。

以色列和土耳其重归于好,其实从当前看,可能是土耳其的外交态度转变要更大一些。尽管埃尔多安强调“没有背叛巴勒斯坦兄弟”,但是包括将货物由以色列转交加沙、停止起诉以色列以及停止哈马斯在境内的反以宣传等条件,都要求土耳其做出更多的外交转变。

有鉴于此,在6月26日土耳其宣布与以色列双边关系修复之前,埃尔多安高调接待了来访的哈马斯领导人马沙尔,并且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通了电话,对外塑造自己和“巴勒斯坦亲如兄弟”的形象。此外,土耳其还宣布将会在加沙建立包括住房项目在内的人道主义设施。

不过土以的外交修好,仍然让埃尔多安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埃尔多安的政治盟友、土耳其重要的伊斯兰非政府组织“人道主义救援基金”(IHH),已经公开谴责了土耳其政府与以色列的修好,认为此举“客观上承认了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而此前经常访问土耳其且同埃尔多安关系紧密的马沙尔,尽管公开场合不好明讲,想必心中也有说不出的苦痛。

土以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恰好是在土耳其与伊朗就伊向土输送天然气谈判搁浅之时,也是埃及与以色列之间的天然气纠纷尚未彻底平息之时,对于推动双方经贸往来、冲破各自的天然气困局具有重大意义。

只不过,修好之后,土耳其将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于哈马斯的支持,而埃尔多安的“伊斯兰英雄”的形象,也许将从此开始瓦解。

作者是以色列海法大学

政治学院博士生

土以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恰好是在土耳其与伊朗就伊向土输送天然气谈判搁浅之时,也是埃及与以色列之间的天然气纠纷尚未彻底平息之时,对于推动双方经贸往来、冲破各自的天然气困局具有重大意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