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英欧尴尬“分居”如何另觅他欢

一场英国和欧盟都不愿意分离的婚姻,在英国国内民主的压力下被迫分手。虽然要终结这场婚姻还需要漫长的时间,但是欧盟显然对英国的单方面分手感到愤怒了。

6月29日,欧盟各国领导人发布了一项强硬的声明,警告英国在退欧后要想继续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绝不可能。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直言:“不会有点菜式的单一市场。”德国总理默克尔强调,英国要进入欧盟单一市场必须要接受“四项自由”——资本、劳动力、服务和商品的自由流动。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正是这些属于欧盟原则的“自由”,引发了英国脱欧公投的“自由”。

法国总统也放出狠话,欧元区将从伦敦金融城收回欧元计价交易的清算。奥朗德认为,英国不属于欧盟,欧元区在伦敦的清算机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欧盟各国并催促伦敦尽快启动欧盟条约第50条退出条款,以开始英国脱欧正式程序。

显然,欧盟换了一个面孔,既然英国脱欧,那么欧盟也不陪英国玩儿。在英国脱欧程序没有启动前,欧盟和英国事实上处于分居状态。这种状态的尴尬在于,英国在进入欧盟单一市场没有希望的前提下,只好未雨绸缪,将经贸合作的触角从欧盟延伸至其他区域。现实的选择是,加强同美国、中国和印度等国的经贸联系。

卡梅伦首相没有无所事事,他在为脱欧后的英国前途考虑。他召集内阁成员和英国企业进行讨论,号召企业不要再纠结于欧盟,而要将视野投放在欧盟以外地区。他成立了一个部长小组,在英国退欧事宜上保持和企业界的密切联系。

其实,英国长久以来也没有将身价全部投注在欧盟。英国没有加入欧元区就凸显这个孤悬于大西洋中的岛国,对欧洲单一货币存在着天然的不信任。英国对欧洲财政新约的约束性规定也不感冒,对于欧盟单一市场的诉求也都基于功利主义。

在安全方面,英国凭借和美国独特的历史文化联系,向来以大西洋两岸的协调者自居。在欧美之间,英国显然更重视后者,而且在借美国之力来证明英国在欧盟的大国地位。作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美国对曾经是“祖国”的欧洲大国,依然存在着特殊情感。

对美国而言,英国脱欧带来的贸易溢出效应还需观察,但就地缘政治言,美国的大西洋两岸政策其实又多了一张有利于美国的牌。还记得小布什时代的的美国伊拉克反恐战争吗?其时欧洲分裂为法国和德国为首的反对伊拉克战争的老欧洲,以及支持美国的新欧洲,主要是新加入欧盟的中东欧国家。

至于英国,则和美国一起形成了“双布”(小布什、布莱尔)“双核”体制。虽然“双布”现在成为笑话,但美英特殊关系是不争事实。现实是,英国脱欧可能对美国市场造成了冲击,但就美国在欧的地缘政治战略言,当欧洲“出事”或中东等地出现问题时,美国既可以英制欧,亦可以欧制英,美国在欧洲盟友圈,又多了以欧制欧的选择。从英国的选择看,脱欧之后必然强化对美全方位的战略关系。

不过,英美之间也存在着迫切的现实问题。美国大选进入关键时刻,反全球化、反建制派的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支持英国脱欧,并曾言英国脱欧公投第二天访问英国。英国脱欧会对美国大选造成何种影响值得关切。可预见的是,特朗普会利用英国脱欧事件为自己拉票,如果特朗普真的当选,包括美英关系在内的国际关系都将变得不可预料。

中英关系处于历史最好。英国脱欧虽然对中国汇市造成了影响,但从长期看中英经贸关系会有所提升,海内外舆论场对于英国脱欧带给中国的喜与忧已有充分的分析。和欧洲若即若离的英国,在欧洲一直充当着知华的开放者角色,从亚投行到对中国资本和产能项目,以及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开放态度即可一窥端倪。英国在欧盟时也力主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脱欧的英国如果能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不仅对欧盟和美国是倒逼——即如英国加入亚投行那样,中英能够建立更为紧密的经贸联系。英国亦可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在欧洲的支点。

英国脱欧已成事实,和欧盟启动脱欧谈判也是箭在弦上,即使谈判曲折冗长,英国要加入欧盟单一市场也面临着难度。何况,当下欧盟对英国只有怨而少了爱,两者将面临一段时间的尴尬分居期。英国未雨绸缪,探寻和美国、中国和印度发展更深层次的经贸联系,是理智的选择。但是英国如何另辟欧盟之外的经贸蹊径,还须付出艰苦的努力。  

放弃旧爱容易,另觅新欢难。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

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脱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