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惹古玛(Vikram Rajakumar):泰南叛乱越演越烈

6月26日傍晚,一颗威力巨大的汽车炸弹在靠近泰国-马来西亚边界的双溪可乐(Sungai Kolok)市的一条繁忙街道爆炸,造成四人丧命,其中三人是马来西亚人。自今年3月以来,泰国南部的暴力事件便急剧上升。在汽车炸弹案发生数天前,武装分子在北大年(Pattani)一个码头附近引爆两颗浮动炸弹。这种新式攻击相信是对这些爆炸物的测试。6月共发生三起严重炸弹袭击事件,造成12人死亡,包括数名士兵。

泰南武装分子在社交媒体上也很活跃。社交媒体成了他们招募新人并为他们的独立运动争取支持的新平台。从以政府与安全机构及人员为目标的攻击行动来看,他们在网络上的宣传很明显的得到了现实世界的响应。

泰国政府于2005年关闭一所伊斯兰教学校,法庭更于2015年12月没收学校土地。此后,政府与泰南马来人穆斯林社群之间的信任大受影响。事实上,从今年初以来炸弹攻击事件频繁看来,这可以说是个转捩点。反恐专家阿布扎(Zachary Abuza)在5月1日指出,虽然自2008年便发生多起炸弹攻击,但这类事件单是今年4月便飙升了42%。

此外,从泰南最活跃的叛乱组织之一“北大年联合解放组织”(PULO)分裂出来,原已没有任何活动的一些分支派系也开始复兴,包括原是PULO武装分支的北大年马来王国军(Nampra Army)和北大年解放军(Pattani Liberation Army)。这可能让泰南的局势更加动荡。

今年2月,一些火箭弹上被发现贴上PULO KMP旗帜的贴条(PULO KMP是PULO内的激进派),证实了北大年马来王国军的复出。激进派是在数年前脱离PULO,目前由身在瑞典的卡楚睿(Kasturi Mahkota)领导,而它本身又是由六个反叛组织于2015年组成的马拉北大年(Mara Patani)联盟的一份子。

联盟表示愿意同泰国政府进行和平谈判,条件是政府承认它是一个拥有法律和外交豁免权的法定实体。媒体虽然报道了,但政府却不愿意确认。

PULO于2009年同北大年回教战士运动组织(GMIP)结盟,双方并同意建立一个军事分支,也就是北大年解放军。一些人以为北大年解放军已经不复存在了。但从过去一个星期面簿上的贴文来看,它已经复兴并加入PULO主要派系的部队。

暴力事件呈上升趋势,加上网上的激进行动和沉寂多时的叛乱组织重新浮现,是让人感到不安的发展。这样的局势凸显了泰国政府与南部泰国人因为一系列问题造成的紧张关系,包括宗教学校校长圣战言论引起的争议、严格的军事管制及侵犯人权和虐待拘留犯的指责。

传统叛乱组织网络和联盟正以不可预见的方式发展。泰南叛乱组织的社交媒体户头开始使用伊斯兰国组织的旗帜和标志不是好预兆。不过,这些组织是否采纳了和伊国组织一样的目标还不清楚。

PULO今年2月发表了一项声明,表示和伊国组织没有任何关联。然而,声明发出后暴力事件开始上升,网上也出现更多以伊斯兰教为争取独立基础的言论。因此,要确定泰南武装分子和伊国组织到底有没有联系,还需要更多时间深入调查。

最近的发展显示,伊国组织正扩张其在东南亚的势力,并以菲律宾南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南的弱势群体为目标。伊国组织出版了其第一份马来文报纸,而马来语在泰南是被普遍使用的语言。

接着,伊国组织在菲律宾的媒体部发布了长达21分钟的视频,内容显示来自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的东南亚人宣誓效忠组织。其中一名马来西亚人声称“马来群岛战斗小组”(Katibah Nusantara)的成员也包括泰国人,而学习了新技能的战士将回到各自的国家发动圣战。

此外,泰国社交媒体现在也广泛流传配有马来文字幕的伊国组织视频。这可能加剧激进主义和战斗性,让泰南本已不稳定的局势进一步沸腾。

未来可能出现更多类似6月26日双溪可乐市的攻击事件。社交媒体平台充满激进的言论、展示武装分子接受训练和如何制作炸弹的视频、还有凸显泰南人必须忍受的暴行的布道、漫画和图片。

今年是库塞清真寺(Krue Se mosque)和塔拜(Tak Bai)事件12周年(长期冲突历史中的关键事件),武装分子可能因此认为这是采取激烈手段达到目标的好时机。另外,泰国选民将于8月7日对军人政府提出的由军人指导的民主进行全民公投。

武装分子可能利用这段期间发动攻击,不但是为了纪念上述事件,也是为了向泰国政府发出强有力的信息:“我们并没有消失”。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政治暴力与恐怖主义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原载研究院电子刊物《RSIS评论》。

叶琦保译。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拉惹古玛:泰南叛乱越演越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