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创志:脱欧是“左右之争”结果?

英国脱欧是连日来全球媒体的讨论课题,在媒体和政客各抒己见,对英国脱欧的是与非展开评论中,有个声音很特别。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秘书长汉娜·谢尔(Hanna Sell)在6月25日发表声明称,我们反对的是欧盟里面的老板们。欧盟是老板们的联盟,仅代表了1%的利益,他们不但是种族主义的,还是新自由主义和紧缩政策的始作俑者。

于是有左翼网刊文认为,英国脱欧是“左右之争”结果。不能说,此观点亳无道理。英国脱欧前后各政党人物的登场,就从左戓右方面针对脱欧与留欧展开博弈。

但用“左右之争”能否真正解释英国脱欧原因?显然是困难的。力主留欧的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在公投前多次强调,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英国应该“向外看”,而不是封闭自己、“向内看”。笔者认为,布朗上述观点不无道理。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尼布雷特也认为,此次公投反映出的英国国家内部分歧,甚至可以说不是关于开放市场或者封闭市场,也不是“左右之争”,而是关于更加本土化的英国还是更加全球化的英国的分歧。

令人玩味的是,尽管公投选择脱欧,但仍有大量英国人想“留下”。从许多民众在英国议会网站发起请愿,呼吁举行第二次公投的情况,至少表明对于公投选择脱欧,许多民众是缺乏思想准备的,对脫欧是有点后悔的。

那么,一向政治稳定普通公众生活稳定待遇不错的英国,为何会占大多数竟响应左翼人士号召支持脫欧?有分析称,在欧盟成立的这些年,尤其是2004年东扩以来,西欧国家的中下阶层利益受损最为严重。因为新加入欧盟的10个东欧穷亲戚,其劳工阶层大量涌入西欧。以英国为例,10年间接纳了超过100万东欧移民。

在英国中下阶层眼中,东欧移民抢走了他们的就业岗位,还申请了大量福利、津贴,然而他们很少在英国消费,而是将钱寄回东欧老家。在西欧精英阶层眼中认为,东欧移民增加了劳动力供应,降低了企业成本;而政客们则认为,移民可以带来经济增量,容易体现自己的政绩;而欧盟东扩可以挤压俄罗斯的生存空间,让欧洲更加安全。

在这场欧盟东扩、欧洲一体化的游戏中,富人更富了,穷人更穷了,甚至被迫要跟东欧移民竞争上岗了。所以,穷人不愤怒是不可能的。这说明,在全球一体化大潮中,英国执政高层忽视中下阶层公众生活变化,以至民怨四起,在政治人物煽动下失去了理智,用自己手中票表达对留欧的不满。

英国脱欧反映出的民粹主义,不光在欧洲盛行,而是一个全球性现象。美媒称美国共和党准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大受追捧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去年特朗普在民调中起势的时候,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们还笃定这只是个暂时现象,认为初选开始后特朗普自然会掉队,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满嘴“无脑”言论的企业家竟然一路走到最后,距离总统宝座仅一步之遥。

原因就在于,特朗普招牌式的民粹主义排外思想,在当今的美国有着很大的市场,这市场之大几乎被所有人都低估了。但如今看来,这种情形其实也不那么让人意外,美国民粹主义的盛行早在茶党开始兴起的时候就已经出现,特朗普的出现可以说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说到这里,不能不说的是公众生活问题。在某些政治人物心目中,公众生活往徃是小事一桩,在形势发生变化公众生活困难之际没有及时调整政策,这就容易惹公众不满,每遇大选投票,在政党和媒体引导下,公众投票就会跟着感觉走。正可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而今英国脱欧已成现实,但不等于脱欧从此定局,更不等于脱欧会立马给公众带来幸福。作为英国政客似乎更应用心去化解民怨,而不是纠缠左右之争。这才是务实态度吧。

 

作者是中国管理创新发展研究院客座教授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