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恩泽:卡梅伦甩给新首相许多难题

英国时间7月11日下午,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在唐宁街10号正式宣布辞职,内政大臣特雷莎·梅成为其继任者,英国第76位首相,也是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首相。

正当退欧闹剧的风口上,英国国内要求重新公投的呼声甚嚣尘上,欧盟轴心国德法则对英国嗤之以鼻,“慢走,不远送!”特别是在6月底欧盟“分家”峰会上,卡梅伦几乎要被容克、默克尔等首脑生吞的感觉让这位看守首相备受煎熬,里外不是人。人们发现卡梅伦宣布辞职后转过身去立马哼起了小曲,如释重负的感觉油然而生。卡梅伦急于脱手,终于有人接盘,何乐而不为?接下来退欧这块烫手的山芋就要递给特雷莎了。退欧公投虽说在法律上完成了一道关键程序,但接下来退欧谈判的时间还是漫长的,特雷莎能否在谈判中最大限度地减少英国脱欧受损、保持英国的利益,需要极大的智慧和耐力。

原本是留欧派的特雷莎尊重退欧公投的结果,她已经明确表示,公投之后必须向前走,“退欧就是退欧。”不过她也表示,在英国准备好开始谈判之前,不应启动脱欧程序。特雷莎梅在开始参加竞选时就声称:“英国谈判策略得到各方同意并明确之前,不应决定激活第50条,这意味着年底前该条款不应激活。”不主动出牌,这是一种“拖延”的战术。但欧盟方面气急败坏,敦促英国要走就走,不要拖泥带水。

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双方最长可以有两年的时间协商和平分手。如果迅速启动“第50条”,有可能使英国在与欧盟就退欧条件的讨价还价中落居下风,但任何延迟都可能使得投资者对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的走向产生怀疑,不确定性因而升高。既然选择了退欧这条道路,就义无反顾,当断则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是卡梅伦留给特雷莎的第一道难题。

卡梅伦留给特雷莎的第二道难题是,英国版图的不确定性。英国全称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由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组成,而整个英国的历史也就是由这四个区域的历史交织组成。退欧是英国人灾难性选择。本次英国公投期间,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是坚定的留欧派,英格兰是坚定的退欧派。苏格兰首席部长Nicola Sturgeon已经多次表示,如果英国投票决定退出欧盟,那么她将举行一次新的公投来决定苏格兰是否退出英国——退出后,它将以独立国家的身份重新加入欧盟。此次公投,苏格兰以62%留欧对38%脱欧的投票结果,清楚果断地表达要留在欧盟。苏格兰明确表态:你敢退欧,我就敢退英。

一旦苏格兰退出英国版图,英国经济的增长前景会变得不明朗,在全球的话语权锐减,其国际地位会下降,对欧洲事务和国际事务的影响力会大大减少。而且北爱尔兰和威尔士也会步苏格兰的后尘。这意味着,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将不复存在,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势必沦为蕞尔小国,昔日大英帝国可能就只剩下英格兰了,从此风光不再。

英国在国际社会的重新定位

于是又产生第三道难题,英国在国际社会的重新定位。隔着一条英吉利海峡,英国的文化、宗教、习俗与欧洲大陆国家有较大差距,在与欧洲各国的合作中产生了种种隔阂。这是先天性的隐患。英国在1973年成为欧盟创建后首批吸收的新成员国,当时在欧盟内的影响力与德、法比肩而立。但伴随着欧盟的几次扩容,欧盟越来越呈现“多速”之势,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一贯是若即若离,身在欧洲,心却飞向别处。英国这样的经济大国,虽是欧盟成员国,却没有加入欧元区,本身就是存有贰心。退出欧盟后,英国首先面对的就是与欧盟的关系,毕竟英国在欧洲大地的利益主要是通过欧盟成员国实现的。

再就是与美国的关系。一贯以来,美国以西方世界老大自居,而英国与美国走得最近,是美国的最忠诚伙伴。英美是道友,共享基本价值观,几乎同文同宗,历史上英国还曾讨论过加入美国,他俩的关系很铁。在参与伊拉克战争、对叙利亚和俄罗斯的制裁中,英国总是与美国遥相呼应,并奋勇争先打头阵。但近几年来,在英美关系上,英国也有特立独行之时,让世界为之刮目相看。在亚投行问题上,英国就没有看美国的脸色行事,英国是第一个宣布参加亚投行的西方国家,这让美国气急败坏但又无可奈何。英国退欧后,国际地位将明显会矮化。美国还会不会对英国亲爱有加,这是一个问号。

卡梅伦还有其他问题留给特雷莎,这就是英镑问题并连带英国在全球的金融地位问题、英联邦问题、英国脱离欧盟产生的一系列连锁反应问题,还要延续卡梅伦与中国黄金十年的外交策略问题等等,无不是让特雷莎头疼的问题。

虽说特雷莎是英国少数穿着高跟鞋进入英国政坛的女强人,典雅OL着装十分吸睛。有人此前也对她称赞有加,“退欧派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性。正是在不确定当中,特雷莎·梅的出现,如定海神针。”人们情不自禁地拿特雷莎与当年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相比,她们不仅都有一丝不苟干净利落的外形,牛津大学的学历,还有相似的传教士家庭背景和强硬的政治作风。

但当下的英国与当年撒切尔主政时的英国已不可比肩而立,撒切尔当年铁的手腕和霸气从某种程度上是得益于英国的强大。如今的英国呢?不仅人心涣散,政局不稳,经济也不怎么样,特别是国际环境也特别不利于英国,特雷莎入主唐宁街10号固然很风光,但接下来治国理政的日子并不舒坦,麻烦事会接踵而来。

六年前,卡梅伦上台时,从前任首相布朗手中接过来的四道难题分别是,如何实现经济持续增长、如何应对财政赤字高企、如何遏制通胀走高、如何避免英镑成欧元难兄难弟,基本上都是国内经济问题。如今特雷莎接手的难题是英国的内忧外患,是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矛盾组合。这考量着特雷莎的执政智慧。

面对卡梅伦留给她的难题,鹰派首相特雷莎能不能将英国带出混乱和低迷?一切都令人期待。

作者是中国财经媒体专栏作家

现为晶苏传媒首席分析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