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启启:土耳其为何向俄罗斯“服软”

近期,土耳其外交大动作不断。土耳其与以色列签署双边关系正常化协议,恢复因加沙救援船只遭袭而破裂长达六年的土以关系;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土方击落俄方战机事件向普京致道歉信,表达对俄方遇难飞行员家属的同情和慰问,并表示愿就该事件向俄方作出赔偿。

埃尔多安的这番姿态与其去年在战机事件后“绝不道歉”的强势表态相比,出现了180度大转弯,与其以往桀骜不驯地行事风格相比也似乎格格不入。仅仅半年时间,土耳其对俄政策为何出现如此大的转变?

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正发党)之所以能连续执政至今,不仅得益于其出色的经济管理能力,灵活的外交也是其执政的亮点。自2002年上台后,正发党积极推动“零问题”外交,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为土耳其发展争取到较为有利的外部环境,土耳其的地区影响力明显提升。

但是中东变局以来,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出现战略性误判,支持反对派推翻阿萨德政权,也自此陷入叙利亚乱局的“泥淖”,外交日益面临孤立的局面。在难民问题上,土耳其虽与欧盟签署难民协议,但土耳其领导人的强势使难民协议的落实充满变数。在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性质的认定问题上,土耳其与美国存明显分歧。

去年发生的击落俄战机事件导致土俄关系急剧恶化。在亚美尼亚问题上,土耳其与德国的关系也变得紧张。因同情埃及穆兄会,土耳其与塞西新政府关系冷淡。土耳其与域外大国及周边邻国的关系趋于紧张,其外交面临孤立局面。

随着总理达武特奥卢的辞职,土耳其外交政策调整面临新的契机。新任总理耶尔德勒姆近期表示,“土耳其外交现在的中心任务是增加朋友,减少敌人,缓和对外紧张关系。”如果从这个维度看,土耳其降低姿态寻求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就在情理之中了。

去年11月,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引起俄方的强烈反应,俄罗斯推出禁止进口土耳其食品、对土耳其建筑公司施加限制、停止对土耳其人的旅行免签、停止发售土耳其旅游线路产品、中断与土耳其之间的包机往来等综合性制裁措施。

俄罗斯是仅次于德国的土耳其第二大外国游客来源地,制裁措施对土耳其旅游业造成重创。根据土耳其文化与旅游部门发布的消息,2016年5月,受到土耳其安全局势恶化及俄对土制裁的影响,土耳其外国游客数量创17年来的新低,俄罗斯赴土游客数量同比减少92%。

有经济学家预测,土耳其今年的旅游收入可能会下降25%左右,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在埃尔多安与普京通话后,普京下令恢复与土耳其的贸易关系,首先取消的就是针对土耳其的旅游禁令,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土耳其要求改变旅游行业受冲击局面的愿望和要求。

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土耳其误判形势,在叙利亚问题上坚持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以武力推翻阿萨德政权,并且对伊斯兰国组织持暧昧态度。随着叙利亚局势的演变,土耳其正面临它所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获得俄罗斯支持的阿萨德政权地位得到巩固、叙政府打击伊国组织的战斗捷报频传、被土耳其视为“恐怖分子”的叙北部地区库尔德武装势力正逐步坐大。

虽然土耳其之后改变了对伊国组织的态度,加入打击伊国组织的国际联盟,但招致伊国组织的不断报复。在打击伊国组织方面出现的进展,使叙利亚局势向着有利于阿萨德政府的一方偏转,土耳其继续支持反对派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前景不容乐观。

土耳其也已意识到自己在中东政策和叙利亚政策上的失误,这次主动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不失为一个极为务实的政策调整,因为不管是打击伊国组织,还是推动反对派与叙利亚政府的和谈,土耳其都绕不开俄罗斯。在叙利亚局势即将进入“乱后求治”的情况下,土耳其修复与俄罗斯的关系将使其在叙利亚问题上拥有更多的政策选择空间。

土耳其主动缓和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是一项现实的政策选择,而俄罗斯“欣然”接受道歉也有一定的考量,如推进与土耳其在南溪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上的合作,加强与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协调等,这也再一次证明了国家利益在外交政策制定中的决定性作用。

作者是中国外文局对外传播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