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克迪旺:阿拉伯沉默大多数必须发声

自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01年开始撰写《阿拉伯发展报告》(AHDR)以来,许多阿拉伯国家的状况可谓每况愈下。

事实上,该区域今天甚至不能合作发布新报告。这样的情况非常不幸,因为阿拉伯人民,尤其是阿拉伯年轻人寻求新的共同愿景,是中东和北非实现和平繁荣的先决条件。

第一份阿拉伯发展报告于2002年发表,确定了阻碍中东地区的三大“发展赤字”:知识、女性赋权和自由。这份被誉为“阿拉伯人为阿拉伯人”撰写的报告,明确地影响了该地区发展的论述,和各国精英谈论社会所面对问题的方式。

报告发布期间,阿拉伯世界有理由对未来保持乐观。以色列继2000年从黎巴嫩撤军后,于2005年从加沙撤军。新任阿拉伯领导人——如约旦的阿卜杜拉二世、摩洛哥的穆罕默德六世和叙利亚的阿萨德——陆续上台并带来了变革的希望。沙特阿拉伯于2003年宣布将举行首次市政选举,并于2005年实现承诺。

埃及和伊拉克都在2005年举行了民主(大部分是如此)选举。多亏该段时期的高油价,阿尔及利亚平息长期内乱的努力基本取得了成功。

2010年12月爆发的阿拉伯之春革命,在2011年始终呈燎原之势。革命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始撰写2015年阿拉伯发展报告,重点探讨阿拉伯青年的困境。我是2015年阿拉伯发展报告小组成员,其他成员还有约30名阿拉伯世界知识分子和社运人士。2015年报告的主题与2002年报告十分相似,但这次我们更直接地与有影响力的阿拉伯年轻人接触,以便获取更详实的数据,并重点关注吞噬阿拉伯地区的战争的后果。

2015年报告于2015年5月完成。但从那以后它就静静躺在纽约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阿拉伯发展局的抽屉里,主要原因可能是它对阿拉伯权力精英做出严厉批评。

2015年报告中我可以直接感受到的一点,是思维更自由的“沉默的大多数”,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在阿拉伯世界崛起了。全球民调的代际比较显示了这一让人充满希望的趋势。阿拉伯年轻人从外界获取信息的渠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他们也在接受世界其他国家年轻人共有的价值观,而不是来自他们父母的观念。

具体来讲,阿拉伯年轻人向往参与公民社会、从父权阶级制度得到解放、并拥有更多的个人创新空间。因为保守的课程,教育不像世界其他国家那样开放,但却无法束缚年轻人的思维。

鉴于这样的调查结果,2015年报告建议国家、区域和开放的国际团体支持解放力量,因为这是确保高效执政、繁荣经济和韧性社会等多重挑战的国内解决方案的关键所在。阿拉伯世界大规模变革的唯一途径是启动创新和创造力——而这需要不受约束的公民社会。必须建立起基本的公民权,辅以对教育体系的深刻改革、对家庭法的改革、并赋予媒体和文化更多的空间。

我期待不久后即将发布的2015年报告,能够鼓励理性和建设性的区域对话。报告开篇就提出这样的警示:“导致年轻人被边缘化的僵化政权结构让区域年轻人日益失望。除非政府意识到这样的现实,否则他们要面对的远远不止是几个极端分子。”

旧秩序的崩塌带来的政治真空被极端、自杀性暗流所填补,而面对这暗流的最坚固防御力量是新生的沉默的大多数。秉承改革思维的阿拉伯人必须着力扩大中间派,而不是试图弥合极端派之间的鸿沟。沉默的大多数必须打破沉默。要不然,对无法接受的现状的反抗将继续由极端分子所主导、这些人只有怨恨,没有志向。

21世纪初的阿拉伯世界曾充满希望,而今天我们看到希望重现在年轻人身上。阿拉伯公民社会改革者必须被鼓励站出来说话,否则就可能又让一代人失去希望。

 

英文原题:The Silent Arab Majority Must Speak Up

版权所有: Project Syndicate/Mohammed Bin Rashid Global Initiatives, 2016.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