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韩国社会如何看待中国和朝鲜

笔者于6月27日至30日应韩国新文明政策研究院、韩国统一财团和韩中文化协会的邀请,对韩国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这是笔者第三次访韩。此行议程主要是两场公开演讲,一场是在韩国国会议员第三讨论室,一场是在首尔新闻中心。这次访韩给笔者的一个印象是,韩国社会对朝鲜发展核武器似乎有一种挫败感,对半岛统一信心不大,虽然普遍认为要解决朝核问题,没有中国不行,但对中国又持不信任态度,认为中国不会真心制裁朝鲜,同时对韩国夹在中美之间感到很无奈。

两场演讲我都是谈联合国制裁下的中朝关系,以及我对解决半岛统一问题的看法。在我看来,中国的朝鲜政策主要受制于三个因素,即朝核问题、朝鲜对中国的地缘政治作用,外部环境主要是中美关系的影响。然而,鉴于朝鲜是一个必然要溃败的国家,为中国自身的国家利益着想,我主张中国应主动推进以韩国为主导的半岛自主统一,帮助韩国完成统一过程。

对此,韩国的一些学者表示怀疑。在韩国国会议员第三讨论室的演讲完后,主办方安排了三位专家就他们所关心的问题与笔者进行了交流,韩国同行关心的问题是,中国是否会认真执行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中国不应反对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等,我和他们主要是围绕这两方面问题展开辩论。

我说,不应怀疑中国对朝制裁的诚意,因为联合国的决议中国也是投了赞成票的,而且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还有个大国信誉。至于中国反对萨德,并不是因为不相信韩国,而是不相信美国,因为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不是韩国能主导的,如果韩国同意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会被中国认为韩国加入了美日韩在东北亚的针对中国的“包围圈”,政治上的后果是严重的,中韩关系会因此有一个大倒退。而从韩国的利益出发,这显然得不偿失。

但韩国学者对中朝关系的真实状况表示怀疑,认为中国不会放弃和朝鲜的特殊关系,因此也就不会真心制裁朝鲜。而如果中国不真心制裁朝鲜,联合国对朝制裁就没有效果,所以中国是对朝制裁最关键的一环。关于萨德,他们强调的一个最主要理由是,中国反对韩国部署萨德,但如果朝鲜的导弹打过来怎么办,中国能够不让朝鲜的导弹打过来吗?他们还认为,在这一问题上,中国只要求韩国要顾忌中方立场,而中国却不顾忌韩方需要,以及韩美同盟早已存在的事实。

会后,邀请我访韩的新文明政策研究院张代表告诉我,韩国的主流意见是要部署萨德,除了上述理由外,还有一个理由,即部署萨德也是韩国现任政府包括总统朴槿惠的意思,如果在中国反对下不部署,政府如何同国民交代。尽管如此,无论是在会议上还是私下的交流中,韩国学者也普遍同意,要解决朝核问题,没有中国的帮助不行,在这方面,中国所起作用甚至比美国还大。

夹在中美之间的韩国左右为难

2014年我访韩时,曾在首尔大学统一研究院做了一次演讲,当时给我的印象是,学者们普遍认识到,没有周边国家的支持,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合作,两韩统一几乎不可能,因此,主张和中国搞好关系,加强两国联系的观点在学者中间还是占了主流。这次访韩,虽然韩国学者承认中国的作用,但对中国的态度明显比前年更复杂和纠结。或许在他们内心认为,中国可以帮助支持韩国,但不能把半岛统一的主导权让给中国;可以加强与中国的联系,但更要加强韩美同盟。

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我想一个主要原因是中美关系比两年前发生了改变,也就是更对抗,而韩国夹在中美之间,似乎得罪哪个都是不妥的。就连最反对中国的人,恐怕也不得不承认离开中国,无法解决朝核问题。但要他们亲近中国而疏远美国,更不可能,这在韩国已是一种“政治正确”。我曾问韩国朋友,你们是不是很反感中国,他说并不是反感,但是确实希望中国能顾及韩国的利益。

不过,也有一点可喜的变化,就是在公开场合愿为中国“辩护”的韩国人也多了起来。在韩国新闻中心,演讲前几个主办单位的领导上台致辞,以及针对台下听从对中国的不满,在回应中为中国说了“好话”。比如一个资深国会议员在致辞时说,对中国制裁朝鲜表示赞赏,原韩中文化协会会长李荣一在致辞和回应中也表示了对中国的理解。上文提及的张代表更是在回应中说,从中朝首脑几年来没有来往就可见中国是制裁了朝鲜的,如果韩国老是怀疑中国的诚意,到时中国认为我是吃力不讨好,反而会把中国推向朝鲜。所以韩国不能指责中国制裁朝鲜不力。虽然这些声音在韩国不是主流,但比起一味埋怨中国来,我认为他们显得更理智和客观。

另外,此次访问我也观察到韩国学者对朝鲜的看法有了改变。在国会第三讨论室的演讲中,一个韩国学者对我关于朝鲜最终崩溃的观点就持不同看法,认为朝鲜民众对金氏家族和金正恩的崇拜就像信徒对上帝的崇拜一样,即使朝鲜开放也不会动摇。2014年我访韩时,尽管学者们对两韩统一的时间和方式观点不一,但对朝鲜政权陷于困境的看法则高度一致,不论会上会下,在许多韩国学者之间,都认为朝鲜政权随时存在激变,甚至有突然崩溃的可能。原因在于朝鲜长期处于封闭状态,经济发展缓慢,加上各种自然灾害,特别是在朝鲜第三次核爆后,遭到国际社会空前孤立,其政权完全有可能在某种突发事件的触动下而崩盘。因此多数学者的判断是,照这样下去,朝鲜政权很难维持很久。一个依据就是朝鲜人民乃至军队,对金正恩的好感大幅下降。而如果按照这位学者的看法来看,金正恩的统治看来固若金汤。

与此相联系,韩国社会对国际社会无力阻止朝鲜拥核感到沮丧和无奈。在他们中的多数人看来,朝鲜已经是一个核国家,其核武器已经发展成熟或者至少接近成熟,如果再进行第五次核试验,就已经完全成熟了,这将对韩国是巨大威胁,可能这也是韩国主流舆论主张部署萨德的最主要原因吧。不过在韩国,对朝鲜的核威胁和半岛统一问题也随年龄而关注度不同。一些政界人士对此忧心忡忡,但年轻人显然对统一的热情不高。李荣一在致辞中就批评现在的韩国年轻人对首尔的雾霾很关注,对朝鲜的核威胁则不重视。

确实,我三次来韩,每次演讲虽然听众很多,但基本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很少。好在也有例外,在国会第三讨论室,就有一个个子很高的年轻人来听演讲,他告诉我是延世大学的学生,在学校组织了一个致力于统一的学生社团。另外,在6月28日的晚餐中,几个聚餐者都是年轻人,最大的不过40多岁,他们大多是韩国NGO的成员,从事对朝事务有关的工作。韩国这类组织很多。有一个专门收集统一民意的NGO成员,他的工作是把收集到的统一民意反馈给政府。我问他韩国年轻人为什么不关注朝核和统一问题,他回答说,因为他们生下来两韩就是分裂的,是两个国家,没有这种统一意识,另外,统一要花费巨大成本,可能会降低人们的生活水平,而韩国现在经济形势不太好。还有一个年轻女孩从事对朝广播,我问他们是否做过调查,朝鲜有多少人收听,她答,大概有10万人。

每次来韩访问都有收获。中国要制定正确的对朝政策和半岛战略,除了关注朝鲜和朝核问题外,也要关注韩国社会对中国的反应和看法,只有这样,政策才能接近真实。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韩国学者对中朝关系的真实状况表示怀疑,认为中国不会放弃和朝鲜的特殊关系,因此也就不会真心制裁朝鲜。而如果中国不真心制裁朝鲜,联合国对朝制裁就没有效果,所以中国是对朝制裁最关键的一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