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淳亮:南中国海必能成为合作之海

虽然华文舆论界对南中国海仲裁案非常重视,甚至动武传言不断,但美欧舆论却并非如此,主流舆论只当成一件再次证明中国“无理”的口水,仅在关于外交、国防的学术或准学术刊物、媒体,有较多评论,而甚至几个与美国军方关系较佳的媒体,也都只是轻轻带过此次仲裁案。美国显然享有舆论优势,但是此一现象仍可用来作为南中国海不会出现戏剧化场景的佐证。

或者人们也可以认为,仲裁结果出炉后,将出现的甚至是美国飘然而去的身影。关键在于,东亚并未出现军备竞赛,而美国也并未将安全援助转向亚洲。前者可根据美国南加州大学国际关系与贸易教授、韩国研究所主任康灿雄(David C. Kang)此前关于东亚军备竞赛的研究文章,他指出1988年包含中国大陆的11个主要东亚国家,将国内生产毛额的3.35%投入国防,到2013年此数字降至1.86%,与拉丁美洲的1.72%极为接近。

康灿雄还指出,以绝对值计算,日本从1988年到2012年的25年间,国防预算仅增加了27%,未来几年的增长也将极为有限。东亚各国在这25年平均增长148%,甚至比拉丁美洲的269%还低,而中国大陆却增长了834%。东亚各国大多仍先关照国内福利需求,既难也不愿在军事上加大投资,没有“围堵中国”的意愿与能力。

后者可参考美国外交关系学会的《亚洲再平衡使美国对东南亚的安全援助减少》一文,文章指出,美国对中东与欧洲的安全援助,仍是东南亚的55倍与近三倍,且对东南亚的安全援助,在过去五年还减少了19%。美国对东南亚的安全援助金额原本就很少,近几年都不到2亿美元,真要“转向亚洲”,增加几倍都不是难事,但是白宫仍然没有这样做。因为利益遍布全球的美国,确实难以从中东与欧洲抽身。

与几乎没有对外安全承诺的中国相比,美国享有的庞大同盟网络优势,也是其负担。在东南亚,泰国、马来西亚、越南基于经济、地理、政治等原因不愿与中国冲突,而菲律宾则难以承担大任,美国在东南亚的盟友并不可靠。在此状况下,借由仲裁案把南中国海这个“锅”丢回给相关争议方,大大符合美国的利益。

美国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东亚的安全平衡,因此无可置疑的在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转移。中国的军事分析家也强调,在第一岛链之内,美国与中国的对抗将愈来愈难有胜算。依照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估算,到2015年中国军事支出已超过美国的三分之一,并是日本的五倍。无论是在经济上与军事上,如同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所指出的,美国与中国两极的地位都在过去一段时间、并将在未来一段时间更形强化,其他力量则相对衰弱。

美国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但中国可以做的其他事倒还不少,包括修宪强调保护海洋权益与环境,在南沙设置新的行政区,在南沙设立海洋生态保护区,继续完成既有人工岛的建设,加强南沙的海警力量,进一步强化南沙实际控制,继续推动西沙发展,在中沙大环礁设置“苏岩礁”式的“综合海洋科学基地”等等。也许仁爱礁会成为南沙海洋生态保护区的一部分,那儿具有污染性的破船就得依法清理了。

至于黄岩岛,一些消息称最快也得等到去年底开工建造的5000kW绞刀功率自航绞吸挖泥船在明年中完工之后,甚至三年内都未必开工。如此一来,南中国海争议短期之内或许可以暂时冷却下来,但是据称未来填海造陆规模将达二三十方公里的黄岩岛,仍将在适当时机上马,届时或者又是局势的新一轮高潮。

在这个过程中,世界可能会发生一些新的变化,美国经济与军事力量对中国的领先幅度可能进一步缩小,局势因此或反而更为可控。不过中国应当加大对外经济与军事援助规模,使更多国家相信跟着中国走,能够达成中国与本国利益双赢的局面。

许多中国人谈到南中国海,就只有中国的历史与利益,没有提到周边国家的历史与利益,这与中国作为大国的身分似不合拍。中国的正确做法,是在加强实际控制的同时,提供更多的公共财、更多的改善生活的机会,与更多的直接援助,不仅硬的更硬,更要软的更软。

中国可以考虑将联合国下的东亚海洋协调组织(COBSEA)转变成一个有利于中国团结东南亚国家的常态性东亚海洋事务合作机构,可以更积极参与位于泰国曼谷的亚太渔业委员会(APFIC),可以寻求加入“东南亚渔业发展中心”(SEAFDEC)。中国应关怀东南亚其他国家的渔民生计、适时推出涉及南中国海的渔业合作协定。

中国可以开始逐步接纳东南亚劳工、扩大给予工作移民绿卡身份,让中国成为东南亚人民的上升去向。中国可以加强与东南亚非政府组织的往来,鼓励中国的慈善机构在东南亚积极布点。中国可以设立针对东南亚的类似麦格塞塞奖(Ramon Magsaysay Award)的奖项,特别褒奖有助于东亚“和平与发展”的组织与个人。

中国要证明自己不是周边国家利益的攫取者,而是贡献者,虽然也是分配者。中国人要抛弃穷汉思想,积极拿出地区治理方案。一个远比东南亚绝大多数国家都要富裕的中国,一个东南亚数千万华裔都引以为傲的中国,必将使邻国进入其轨道,也必能使南中国海成为合作之海。

作者是台湾中国科技大学助理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