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冬涛:权威衰落时代的台湾政治变局

英国脱欧和台湾民进党上台这两件事所表现出的相似性,不仅在于两都反映了相对弱势群体出于利益和认同的原因,对经济一体化进行反抗,而且两地的内部政坛都经历了非常相似的变局,两地的对外关系也都进入了不确定性相当高的时期,成为可能引发区域甚至全球局势动荡的热点。

相似的内部政治变局

在认同政治的压力下,英国和台湾在解决各自的“分还是合”的民族主义难题过程中都经历了一系列变局。首先是执政的政治领袖和主流专家的权威在大众心目中的衰落。无论是英国还是台湾,台上的政治领袖和主流专家都支持以经济一体化为核心的全球化,都试图说服相对弱势群体接受“合”则两利,“分”则俱伤的主流观点。

但这次相对弱势群体不再接受这种观点的权威性。他们或者用困扰自己的身边小事来反驳政治家和专家学者的鸿篇大论,或者用情感性的认同来对抗科学性的数据说明。

民间的民族主义认同的力量如此之大,以致于让执政党领袖,即英国的卡梅伦和台湾的马英九及朱立伦,在公投和大选前都不得不反复强调:自己也认同英国、认同台湾,主张“合”也是爱英国、爱台湾。但是,当他们所擅长的科学论证式的权威,在相对弱势群体的心目中一再衰落,不得不和英国的脱欧派或台湾的“疑中”派竞争谁更爱国的时候,他们已经注定要失败。因为在当前民族主义高涨的背景下,主张与外部“整合”的观点具有先天的劣势,而主张独立自主却是符合民族主义情绪的政治正确观点。

其次,“分还是合”的民族主义难题在英国和台湾都开始分裂老政党,并具有持续分裂政治和社会的潜力。在英国,执政的保守党和在野的工党在面对这一难题时内部都开始分裂。公投后这种党内分裂不但未缓和,反而有加剧的趋势。因为公投脱欧的结果带来了更多难题,如何解决这些难题,保守党和工党内部不同的声音会变得更多。而主张留欧的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在公投后都表示可能会举办独立公投,给英国蒙上了分崩离析的阴影。

在台湾,国民党在今年大选前就因“换柱风波”出现分裂;选后洪秀柱当上党主席,内部分裂的各种迹象又开始显露,根本原因,仍然是洪秀柱代表的与大陆“整合”的深蓝路线遭到党内本土派的反对。大选后蓝绿两阵营在立法院和社会上的持续对抗,根源仍是在与大陆“分还是合”这一问题上的不同立场。

最后,“分还是合”这一民族主义难题,在英国和台湾都催生了新的民族主义政党,并助其快速发展。在英国,英国独立党(UKIP)在1993年成立之初,即以推动英国通过公投脱离欧盟为目标,近年来在欧洲议会和英国地方议会选举中佳绩频传,已经成为英国第三大政党。

在台湾,时代力量在“太阳花学运”带来的“疑中反中”氛围下于2015年1月成立,迅速发展为台湾第三大政党,取代台联党成为新的台独基本教义派政党,其在立法院表现的满意度已经超过国民党,仅次于民进党位居第二。基本教义派民族主义政党的崛起,必将为英国和台湾两地的政坛和社会带来更多变数。

相似的外部不确定性

英国公投脱欧与台湾蔡英文上台给各自的政坛造成变局,更给各自的对外关系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公投虽然支持脱欧,但鉴于正式脱欧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可能对英国造成严重影响,英国不敢贸然启动正式脱欧程序(即启动里斯本条约的第50条),而欧盟也许抓到了英国不敢轻易正式脱欧的心理,反而冷嘲热讽地逼英国尽快启动脱欧程序。

即使启动了正式脱欧程序,也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在形式上完成程序,并需要花更久的时间,英国才能和欧盟形成稳定的新型关系。这期间大量的谈判不可避免,谈判中的各种不确定性必将对英国和欧盟,乃至对全球都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

台湾在蔡英文上台后,与大陆的关系正面临着越来越紧张的“冷对抗”局面,而且双方缺乏基本互信和有效的沟通渠道,需要几年时间才能与大陆形成新的稳定关系,今后几年中的各种不确定性,肯定也会冲击大陆和台湾内部以及中美台三边关系。最近发生的台湾国军误射导弹事件,更让人们意识到:如果两岸缺乏基本的互信和应急沟通渠道,一些无法预测的意外事件确有可能引发军事冲突,其后果的严重性可能会远超双方所能控制的范围。

理解与改革

就中国大陆而言,过去三十多年整体来看基本上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而且从计划经济走到市场经济,改革开放一直是官方和民间共同鼎力支持的主流话语,所以可能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对全球化的质疑与反抗不太理解,所以也许会有疑问:和改革开放几乎同义的全球化为什么会遭到反对呢?实际上,全球化为中国带来的消极后果也一直存在,例如贫富分化加剧、环境问题严重、大量违反劳动法的“血汗工厂”等等,都和全球化有关。

只是中国实行的并不是英国和台湾那样的西方民主制度,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无法通过有组织的社会运动或个人投票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全球化的不满,但中国的左派学者早就开始抨击这些问题,并获得一定的社会支持,成为左派合法性的重要支柱。

没有国家能够躲开全球化,只想从全球化中获利而不付出代价也不可能。政府所能做的,就是在分配全球化利益和代价的时候尽量公平。当全球化利益被少数政商精英垄断,其代价却主要让弱势群体承担时,民主制度和社交媒体让弱势群体对全球化的反抗,逐渐从体制外的社会运动走向了体制内的选举投票。在一个政治领袖和主流专家的权威逐渐衰落的时代,全球化列车在各种阻力面前也许需要放慢速度,等一等那些赶不上车的人。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台湾在蔡英文上台后,与大陆的关系正面临着越来越紧张的“冷对抗”局面,而且双方缺乏基本互信和有效的沟通渠道,需要几年时间才能与大陆形成新的稳定关系,今后几年中的各种不确定性,肯定也会冲击大陆和台湾内部以及中美台三边关系。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