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白:Ayawawa的毒鸡汤与咪蒙的兴奋剂

网络知名情感博主Ayawawa最近因为涉及慰安妇的言论成了众矢之的。她发表观点称:日军屠城时男性被杀,女性却有机会活下来,这是一种性别优势。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批评声铺天盖地,最终其账号因“严重社会不良影响”被新浪微博封禁六个月,央视《新闻周刊》栏目也批判了其“教女人为奴”的情感理论。

Ayawawa原名杨冰阳,活跃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的她,有着多重耀眼的身份:知名网红、畅销书作家、女性择偶顾问、门萨高智商俱乐部会员、平面模特等等,其微博与微信粉丝数均过百万。

一直以来,Ayawawa极力宣传着她的两性理论,即婚姻才是女人一生最重要的事情,而女性魅力是其最强大的武器。为此,她还发明了一整套方法,教女人怎样去取悦男性,拴住男人的心,甚至如何生儿子。而对于婚姻中老公出轨或家暴这样的问题,她的观点是妻子应该从自身找问题,努力改变自己。概括来说,就是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女性应该务实,学会温柔和顺从,“以柔克刚”赢得完美人生。

Ayawawa这套理论吸引了众多粉丝,也有很多人对其嗤之以鼻,斥之为封建女德残余、男权社会维护者。在批判她的网民里,有部分正是她的“夙敌”、另一个网络红人咪蒙的粉丝。

咪蒙原名马凌,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原先在传统媒体从事新闻编辑工作。自从2015年开通微信公众号,咪蒙凭借其吸睛的观点与狠辣的文字,吸收粉丝无数,据称其粉丝现已过千万,流量广告月入百万。

咪蒙与Ayawawa的观点正好相反。她鼓吹女权,并自创了一套价值标准。在她的理论中,女人可以“作”,好男人却必须对另一半近乎无条件的包容和尊重。女性努力挣钱,将来就有资格挑选甚至包养年轻英俊的“小鲜肉”,而那些长相不佳的“老男人”和出身贫寒的“凤凰男”,在她的话语体系里则被贬低得一文不值。咪蒙的文章充斥着各种贴标签和爆粗口,肆意嘲骂她眼中的“渣男”和“不争气的女人”。

这样的两个人,自然是互相看不上。Ayawawa有次在接受采访时谈及咪蒙:“她看到我都要绕道走”;咪蒙则在公众号里反击:“看到她的理论,我的脏话都XX不够用了”。

在中国这样一个典型的男权社会里,Ayawawa与咪蒙各走偏锋,给女性指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存之道,但在笔者看来,二者皆非正道。Ayawawa的问题在于,她的理论严重贬低了女性的人格与自我实现,将其幸福完全依附和寄托在男性身上,所谓的“女性性别优势”,恰恰反映了男权之下女性只能依靠性资源生存的弱势,本质上还是男尊女卑、三从四德、嫁汉吃饭的糟粕,就像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看似温绵,实则有毒,喝多了还会害死人;而咪蒙的问题在于,她曲解了女权主义,用力过猛,把偏激当作理直气壮、将粗鄙视为义正辞严,她的理论并非基于真正的平等意识,而是充斥着阶级观念、权力思维、消费主义,其逻辑内核还是男权社会衍生出的那一套,只不过调换下角色。对于自我奋斗中的女性来说,咪蒙的文字恰如兴奋剂,打一针也许很过瘾,但实质上并无多少用处,看得多了过犹不及。

以Ayawawa的头脑和咪蒙的才华来说,她们应该对自己理论的漏洞心知肚明,但这恰恰是二人的高明之处。在碎片化阅读、浅薄化思考的时代,在流量为王、标题为王的新媒体环境中,只有偏激的观点才能脱颖而出,Ayawawa和咪蒙都是精明的商人,二人殊途同归,都利用了时代的弊病,抓住痛点、渲染焦虑、编织理论、贩卖解药,赚得盆满钵满。当然,偏激偶尔也会脱轨,就像这次Ayawawa被封号,咪蒙去年也曾被禁言,但这种情感类网络营销并不会就此销声匿迹。对她们来说,主义早已变成了生意,至于真正的女权主义该是怎样,又有多少人真的去关心了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